當哀傷不被認可 如何維護哀傷的權利——田芳:接受眼前失去的,哀傷其實是OK的

/
  1. 當哀傷不被認可 如何維護哀傷的權利——田芳:接受眼前失去的,哀傷其實是OK的
  2. 2019+2020+2021 哀傷射出冷漠的箭

活在2020 、2021 的新香港,一覺醒來,看過幾則新聞,彈指之間,這邊廂早餐伴隨哪個被捕的新聞頭條,那邊廂疫情肆虐人心惶惶,放工後又趕住出席家人、朋友的Farewell Party。昔日赴機場迎接愉快的旅程,今日踏進離境大堂是迎接離別的一剎。未來還有無數日子,香港人內心鯨吞傷心、失落、恐懼、不捨、哀傷,五味陳雜⋯⋯。香港人傷心失落,今日在公開場合以鮮花或燭光悼念或已成罪名,積壓體內的情緒谷在肚子快要爆炸,應如何排解?

要排解情緒,我們先要認識情緒為何物。從事哀傷輔導工作逾二十年的香港大學行為健康教研中心名譽講師田芳說,「你愈是壓抑情緒,它會死跟住你,你會更depressed(沮喪),情緒不是洪水猛獸,你要學習與它同屋簷下,與它共存」。

情緒入門101 :情緒沒分對錯

自言小時候是父母心中「乖乖女」的田芳,她分享小時候不會表達情緒,因不想父母擔心,情緒來襲時,田芳會「獨自匿埋被竇喊」。她大學讀法律,意識到法律界「你贏我輸」、「非黑即白」的環境不適合自己,學士畢業後轉讀社工碩士課程,課程完結後第一份工作便從事社工,負責哀傷輔導工作,田芳印象深刻憶述,廿四、五歲初出茅廬,面對喪親家屬,突然踏充滿情緒的環境,感覺很陌生,連自己都恐懼。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and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劉愛霞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社區訪問,聾人人權專題報道,數據分析報道。

返回

不能求證的香港傳說 影像就是唯一的真實

繼續

2019+2020+2021 哀傷射出冷漠的箭

最新

堆填區夜了又破曉 記2014圍蘋一夜鬥大媽

This is post 23 of 24 in the series “取締蘋果” 8.10 二百警搜蘋果日報 搜查令範圍成疑 八月十一 全城搶購《蘋果》凌晨報攤百景 國安指《蘋果》30篇文章涉犯《國安法》拘捕五名董事

繩縛師Rika :繩如水 交出肉體綁出心靈的自由

日式繩縛起源於捕繩術,最早用於捆綁犯人,慢慢發展成美學的一環,令人欣賞到人體與繩的互動,所締造的變化和姿態。綁與被綁的繩縛美學,世人很容易聯想到性虐,將之視為禁忌,令我們無從了解,公開繩縛表演漸漸變得地下化。香港年輕女繩縛師Rika則帶出繩縳的不同面向予公眾了解繩縛所為何事。 「作為一個繩手,我希望大家可以理解繩縛就像水一樣,有不同存在的形態。它可以與性有關,亦有人選擇以藝術、美學角度去欣賞它。重要的是不同性別、性取向、不同族群都能享受當中的樂趣,令大家都有被看到和被接受的可能性。」 繩縛師Rika 約在7年前以好奇心態接觸繩縛,試過被綁,也開始嘗試做繩手去綁人。當時她便慢慢感受到繩縛之美,「所以之後進而去日本進修,好想去了解這個文化,一學就無停過,直到現在。」 入行三年多,Rika從中體會到肉體被束縛,反而心靈最自由,「physically restricted(肉體上束縛)了你的身軀,但會令你處於一個很自由的狀態,這個反差十分好有趣。因為在現實世界,有很多面我們無法控制,無得揀,但被綁完全是個人自由,是個人選擇,這點令我覺得好吸引。」 以繩連結 同理人的不同 開辦過多場繩縛班的Rika曾和不少學員接觸,她認為繩縛是以繩作為溝通的一個過程,「你要好相信對象,願意將自己交出去。」 Rika形容,在綁與被綁的過程,是一個Power exchange(權力交換)的過程,「你把你的權力交給對方,交給你信任的人去進行繩縛這個互動,令大家有更多精神上、情感上的交換,能互相感受。」...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