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果系列1】「香港製造」要搏一鋪 在迷霧中摸石過河


第48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上周開鑼,今屆選了導演陳果為「焦點影人」,重映他十部舊作,聚焦獨立電影精神。關於九七的「回歸三部曲」是必播之選,公布後卻突變三缺一,只有《香港製造》(1997)和《細路祥》(1999),取消《去年煙花特別多》(1998)。陳果提起還是一頭問號:「我覺得部戲冇事(沒敏感內容)㗎喎!」身旁電影節人員重申,無法放映是因拷貝質素太差,陳果沒聽進耳:「咩話?唉!我真係唔知咩事。」    

他說幾年前已獲邀做「焦點影人」,但見疫情未散而拒絕了,「唔想嘥咗!那時冇人睇戲的。今年再搵我,諗諗吓,將來唔知會點,可能我這些戲以後冇得上映,趁現在播到就播。」廿多年前踏上獨立電影路,陳果坦言沒深謀遠慮,是執導商業片失敗,加上回歸將至,造就他拍《香港製造》,「其實我烚下烚下,是時勢造就了我。」如今變幻紅線形成創作迷霧,時勢還能造就什麼?「係難搞⋯⋯迷失就不只今日㗎啦,你一做導演就會迷失,拍完一部唔知下部會點,問題是現在創作空間愈來愈狹窄,更難找立足之地。」  

「拍了獨立片,就回不了頭」

陳果最近看了《填詞L》,是新晉導演黃綺琳獲政府「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資助拍《金都》後,全自資的新作。「呢部就真係獨立製作,我睇完覺得唔錯。」《緣路山旮旯》、《全個世界都有電話》導演黃浩然,也自行集資拍戲多年,陳果覺得作品雖不是部部成功,「但起碼繼續試,可能這些獨立片會慢慢成風。我都希望《填詞L》成功,咁就可以再拍下一部,再搏多鋪!」他哈哈大笑:「拍戲就係鑊鑊都搏,好易冚家X!你拍十部賺錢的,第十一部都可以一鋪清袋,慘過買股票。」咁慘你又做?「我都唔知點解。我拍了獨立片,就回不了頭。」

陳果笑指開戲好難,好易蝕錢「冚家X」,回看今屆電影節選映他的十部舊作:「老老實實,係值得驕傲。」(黎祉妤攝)

他年幼從海南島移居香港,八十年代投身主流電影工業,經歷往後香港電影的輝煌十年,打滾多時有機會執導,但拍了兩部商業片均失敗收場。「當時我冇諗過做導演,半推半就,有人叫我做就做。既然(商業片)拍唔掂,就諗拍自己嘅嘢。」於是才有他搜集過期菲林及以50萬元超低成本,拍出首部獨立片《香港製造》的成功故事。「成績ok,我就突然開竅,覺得拍獨立片這條路可以行落去。」其時九十年代香港主流電影開始衰落,陳果另闢蹊徑拍「回歸三部曲」廣獲好評,談九七前後的社會狀況,是他踏入男人四十那幾年的作品。現在他年過花甲回首,那仍是最自豪之作嗎? 

「Ok嘅,幾有代表性。就算香港電影工業最厲害時,都沒人拍這個題材,有我一個『漏網之魚』拍了,係好難得。拍《香港製造》時不像我現在拍戲那麼多計算,純粹的東西往往能留下來最久,很奇怪。」他說「回歸三部曲」很直白,「那時我狀態好好,想拍就拍,唔理人咁多,某程度係拍得『白咗』,到而家都係你解讀到乜,就係乜。」他笑:「所以⋯⋯仲有得睇快啲睇。」

《香港製造》劇照。(Nicetop Independent Limited © 199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夫撕裂後 沒下一架紅Van

後來陳果的《榴槤飄飄》(2000)、《香港有個荷里活》(2001)及《三夫》(2018)組成「妓女三部曲」,以妓女題材談回歸後的中港關係。《榴槤飄飄》裡來港求財的「北姑」是時代產物,「那時好多呢啲女仔日日聚在砵蘭街,幾間茶餐廳都係,個題材唔拍咪嘥咗!現在你們看不到啦,一座朗豪坊棟喺度,生態變晒。當時拍都係時勢使然,留下那段記憶係難得嘅,我不是拍港台那種紀錄片咁簡單,而是有話要說。」到性愛場面重口味的《三夫》,拍性上癮蜑家女子在艇上賣春,兼侍三個丈夫,陳果說沒人看懂底蘊。  

「2014年香港已經撕裂咗,到2018年拍完《三夫》後,更加撕到爆。《三夫》就係講撕裂。大佬,三個老公娶一個女人,仲唔撕裂?我很清楚自己心中這個主題,但極少同人講,你睇唔明就算。」他說坊間評價不外乎是「好睇」或「好核突」。「我覺得冇人睇到個主題。」失望嗎?「冇失望,要介意咪好唔得閒?」《三夫》過後至今,戲裡戲外同樣撕裂完了,然後,好像無法有什麼然後。近年陳果拍過獨立片《墮胎師》(2019),迴響遠遜於《三夫》;他一直以來都有拍商業片,直言對上幾部票房不好。

《榴槤飄飄》劇照。(© 2000 STUDIO CANAL FRANCE AND NICETOP INDEPENDEN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夫》劇照。(Nicetop Independent Limited © 201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那陳果現在想拍什麼?「難諗㗎喎,唔知呀。加上現今時勢叫『穩定咗』吖嘛⋯⋯好多嘢就⋯『就咁嘞』,你要再喺入面搵題材來拍,係愈來愈難,冇咩好搞。」他說這些年最常被問,片末留伏線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2014)何時拍第二集?這部改編自網絡小說的科幻片,當年在社會動盪前夕面世,有隱喻又像預言。《紅Van》有經典對白「大家無謂再呃自己,話出面一切正常」,十年後的今日,大家會以網上金句「咁係因為你悲觀啫」嘲諷所有壞處境。陳果說:「第咩二集吖?而家咁嘅社會氣氛,點拍?」成本也是問題。他其實腦裡早有劇本,續集想講紅Van一駛出獅子山隧道,眾人便發現九龍變天,滿天風雪。「風雪場面喺香港電影少見,有新鮮感,但做特技好貴,當年計過數,拍唔過。」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劇照。(© Golden Scene Company Limited /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留得青山在

問來問去,陳果前路怎樣走,接下來拍什麼,似乎都未有頭緒,但轉頭他又話:「會有新戲㗎啦!我唔講住,失驚無神就會拍出嚟,我拍戲好快手。」他再三說,最緊要法律面前,紅線不要踩。

「大家都明白啦。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不如慢慢來。這十年大陸都冇晒地下電影咁滯,以前仲有。在大陸拍戲沒拿『龍標』(電影公映許可證)就放映,之前罰人5年不准拍戲,但香港唔同喎。如果香港也是罰停5年,咁可能諗得過,我咪做其他嘢幾年,去開農場囉。」

令他不耐煩的是,即使拍戲不碰政治,身邊還是有很多自我審查的聲音,「拍戲講少少嘢,都畀人話『咁好似唔係幾好,不如剪走佢』。」他長嘯一聲:「呢啲又真係⋯⋯唉!多咗嚿魚。」 

陳果覺得做導演常感迷失。「怎樣才不迷失?就是想拍乜就乜,完全冇人齮齕你。邊有咁幸福嘅導演?」(黎祉妤攝)

凌梓鎏

文化專題記者

返回

【太陽花10周年】「太陽花世代」苗博雅走不一樣的路 探討深耕細黨的可能性

繼續

【陳果系列2】「香港製造」九七前大限無根 盡地一鋪

最新

專訪楊曜愷:出櫃之後 邊個同你有親

數年前,楊曜愷導演出席了一個專為同志舉辦的遺產講座,深受觸動。事後,他聯絡主辦單位,相約部分個案訪問。 「你立遺囑沒有?」楊曜愷問。 「我沒有什麼留低。」受訪者是一名年長同志,他說:「我的兄/弟/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