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同志平權】東京「非法居留」20年的台灣GAY MAN 在日本司法打開同志平權的缺口

陳志源公開1989年「停役令」,當時軍營在「停役原因」一欄寫上「同性戀」,記下他一輩子的瘡疤。(由受訪者提供)

在日本的同志漫畫,女同志在朋友的見證下舉行婚禮,令人目眩、幸福滿溢的童話故事在日本並不真實。在法例上,日本並沒有承認同性婚姻,執政黨亦不支持,首相岸田文雄2023年公開說:「如果同志婚姻合法化,社會將會徹底改變」。


近年最矚目的東京同志平權案件是2021年展開訴訟的Andrew/ 康平案。2019年美籍同志Andrew入稟爭取與康平先生婚後在日本取得與異性婚姻同等的居留及工作權利。該案在東京裁判院審訊3年,Andrew僅獲政府批發「在留特別許可」 1 ,工作時數有一定限制。Andrew與康平一直上訴,於2023年11月2月裁定敗訴。

2023年3月「Andrew案」審訊日後,大會隨即安排招待會,主持人以「Andrew的前人」去介紹一位台灣同志出場,全場佈以掌聲歡迎這位神秘的台灣人。此時,記者才意外發現在此案之前,已有一位台灣人為日本的同志平權開路。

羞澀的陳志源(化名)穿起藍色風褸走在台前感謝律師,他講話不到數分鐘便回到人群之中,默默聆聽審訊的進展。審訊之後一星期,記者約見他,了解他的過去。

訴訟3年的同志伴侶「Andrew案」於2023年11月敗訴,原訴人決定上訴,同志伴侶的居留權還是一場未完的運動。(關震海攝)

從台灣到東京居住30年的陳志源當初在台灣服兵役時受辱,軍營以「同性戀」為由,勒令他退役。1993年他赴日留學,與愛人愛得難捨難離,陳志源為了與他的Lover一起生活,決定匿藏東京。之後他被警員查截後被揭非法居留,在律師的協助下眾籌打官司爭取同志伴侶居留權。2019年在審訊期間,他獲政府批發「在留特別許可」簽證,決定放棄訴訟。陳志源的案件雖然沒有在司法上走到最後,這宗鮮為人知的「非法居留 」案件卻為日本同志打開了爭取伴侶居留權的缺口。

回家很難 Come Out更難

過去20多年,他在東京打散工,曾因「非法居留」被拘留,亦因爭取同志婚姻平權而被日人在網上斥罵「滾回台灣!」。陳志源坐在咖啡廳跟記者分享往事,當說中文詞不達意的時候,他像個日本人彎起腰說抱歉:「我的國語真的很不好」;換了日語,又不知從哪裏說起,欲言又止。

2023年年初,他跟記者分享30年後重踏台灣的經歷,他說好像重新認識「新台灣」,「對於台灣,現在有點陌生,高樓大廈是高樓大廈,舊樓還是舊樓,捷運站有些名字也是新的。」陳志源乘搭捷運,在八爪魚一樣的圖上找不到方向:「新北市也許是我所知道的台北縣」。 

踏進家門,與母親、兄弟姊妹見面,逐一點頭問好,一言難盡。縱使新一代可以「出櫃」,2018年通過公投,台灣成為華人地區首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地方,陳志源說自己依然是未準備好。回台灣之前,他已做好心理準備,不會跟家人表明他在日本所經歷的一切。

記者問陳志源,多年不見,跟親人說了甚麼? 「我只能說過得很好,雖然現在沒有結婚,但是我現在過得很幸福,我實在沒有辦法向30多年未曾見面的兄弟姐妹Come Out 」。 陳志源說,難以面對的不是今天的台灣,而是在成長期受到社會長期的壓擠。

西門町車站門外,地上的同志彩虹旗成為了今日「打卡」熱點。這種場面對於上一輩的同志陳志源,依然陌生。(關震海攝)

認路, 暗黑的二二八公園

「台北的新公園你有聽過嗎?」如果回憶是一條公路,陳志源用聲音引領記者重遊舊日「台北新公園」,今日這公園已易名為「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

小學開始陳志源便發現自己喜歡男生,翻雜誌時意外發現了同志聊心事的地方,「二二八公園」是其中的熱點之一,公園入黑後成為同志親熱的聖地。陳志源說少年時曾到公園「參觀」,但他笑言沒見到「傳言所說在公園做愛」。

1969年出生的陳志源,成長於八十年代,當時同性戀被視為「反社會」、一種疾病,陳志源與伴侶相戀也要偷偷摸摸。他曾愛上一位多情的美籍留學生,戀得天旋地轉,分手後兩次自殺,留院時醫生也視同性戀為疾病,叫他好好治療好才回家。

初戀情傷未癒,他又急急要服兵役。1989年,陳志源20歲服兵役,情緒抑鬱入院,軍隊查到他曾有「自殺紀錄」,長官以不科學的方法進一步查探他的性向,例如用不知名的圖案測試他是否同性戀,或是將同性的色情書放在他眼前問他的感覺等。軍隊了解陳志源情緒問題之餘,也調查他的「情史」。軍方斷定他是同性戀者後,便勒令陳停止服役,並在「停役原因」寫上「同性戀」三個字,象徵著在戒嚴時期的中華民國視同性戀為疾病,牢牢的寫在民國78年(1989年)11月10日向陳志源發出的「停役通知」。

在台灣封閉的年代,228和平公園成了同志拍拖勝地。(kaho攝)

「同志便需要說謊」

退役後陳志源在酒店工作感納悶,無法解脫自己,於是決定離開台灣。對外語感興趣的陳志源前往日本讀日文,很快在另一個櫻花地找到改變他一生的愛人。

1993年3月認識比他年長9年的愛人,5月畢業後知道很難找工作,心裏掙扎了很久,要不要分手回台灣,還是在日本找工作。1994年,陳志源為了與愛人一起生活,開展了逾期居留的生涯。當時日本沒有「Number  Card 」2 的身份證制度,而日本的巡邏警很少在街上截查,找工作方面只要僱員以現金支薪,像陳志源沒有身分證明的人低調生活、不看醫生,不少例子是能夠匿藏日本多年。

「我騙日本人自己是混血兒,所以日文說得不好,中文也不太好⋯⋯」,陳志源用這些謊言騙過不少日本同僚和老闆,他在九十年代從事酒店清潔工作十多年,令他在不見光的情況下也維持穩定的收入。

回首當年的生活,陳志源無奈說:「我為了在日本生活,必須對我周遭的人說謊,不停的說謊,像我在台灣生活也是一樣,做同志便需要說謊。 」

離開台灣30年,陳志源回到台灣,物是人非,他說對於這個「新台灣」感到陌生。(kaho攝)

逾期居留約1年後(約莫1995年),陳志源感冒遲遲未痊癒,赫然發現自己有HIV, 他在非牟利組織ぷれいす介紹下到「神奈川縣勞者醫療生活協同組合」尋求意見,當時組織所長澤田先生建議他回台灣醫治, 但志源決定留下來,「就算沒有藥死在日本也沒有所謂」。之後十多年,他不時看澤田先生應診,維持食藥,志工一直勸陳志源自首,陳內心一直掙扎:「如果自首,日本政府定必遣返我回台灣。這樣便很難與愛人相見,更難以一起生活。」

東京首位同志 眾籌打官司 


2016年6月16日,陳志源放工後到新宿買家電,在街頭被警方截查,陳承認逾期居留,被拘留20天,被送到品川入國管理局。期間,陳志源在原宿警署稱自己是HIV感染者,自白翌日他被鐵鍊腰纏,並要求他服藥,服食拘留所派發的藥物之後,肚瀉十多次。

拘留22天之後獲假釋,但日本政府不容許他工作。陳志源在明治大學法學部教授鈴木賢的介紹下,與愛人決定眾籌打官司。2017年,傳媒開始報道這宗東京同志伴侶爭取居住權的新聞,網上新聞有千個留言,大多是攻擊陳志源,一些辱罵如「台湾に帰れ、このエイズ野郎!(滾回台灣,這個AIDS混蛋)!」,不堪入目的咒罵字字刺心,陳志源還是挺過去了。

2019年3月,當陳志源的案件進入司法程序,東京法院還未作出裁決,日本政府突然給他「在留特別許可」的簽證。陳志源決定和解,但同志伴侶居留權的平權運動並沒有落幕,「我的官司不會留下記錄,但想不到3個月後Andrew便入稟告日本政府」。2023年臨近歲晚,陳志源稱忙於寫「年賀狀」,「每年我也會寫30張年賀狀,我寫9張給我當年幫我律師」,他十分感謝曾經協助他的人權律師與非牟利機構,讓他可以在日本與愛人 一起生活。

同志伴侶居住權是合憲/違憲?

Andrew案為同志婚姻伴侶爭取居住、工作權利,11月裁定敗訴。東京法院頒下判詞指過去面對同志伴侶的居住權,據案例伴侶一般獲頒「在留特別許可」。判詞又指,縱使社會開始消弭歧視,在法律上爭取同志平等待遇,但目前日本沒有法例承認同志婚姻,因此同志伴侶未能跟異性婚姻獲取同等的待遇。Andrew與伴侶康平已表明會就判決上訴。

日本人康平(左)與美國籍Andrew(右)於2015年在美國結婚,2019年入稟東京法院,爭取同志婚姻平權。(關震海攝)

過去三四年,日本各地法院處理多宗同志婚姻、伴侶的案件,2021年北海道法庭裁定政府不承認同性婚姻屬違反日本憲法14條性別「平等」原則,以及憲法24條有關婚姻的權利,該案例替同志伴侶取得標誌性的成功,惟其他地方法庭卻頒布完全相反的判決。同志婚姻屬合乎憲法中「平等」的原則,還是不合憲,日本地方法院始終未能達致一致的裁決。

同性婚姻、伴侶平權不但牽涉居住與工作權利,其他訴訟如同志伴侶工作權、子女領養權與財產承繼權等案散落在不同的地方法院,情況如香港,同志平權一直透過一宗又一宗的官司迫使法庭對同志平權表態,以致政府落實合乎「平等」的同志政策。陳志源同意,如果日本一直不修改法例,目前只能透過訴訟迫使法庭釐清「憲法」,藉此讓同性婚姻、伴侶得到平等的權利。

與陳志源見面一星期後,記者在LINE收到他「停役令」的影印本,陳說這張令他心如刀割的「停役令」一直藏於抽屜,為了讓世人知道台灣的轉變,他說願意展示內心的瘡疤,鼓勵下一代珍惜今日台灣的自由。

引用/參考資料

  1. 註一:「在留特別許可」與一般「定住」的簽證者不同,其每周工作時數與工種亦有所限制。
  2. 註二:日本2015年開始推行的身分制度,持有日本長期簽證或者日本國民均可申請製作,目前超過70%住民持Number Card。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民間辦情緒支援當「樹洞」  藝術治療師:日記拯救了年少的我

繼續

【2024台灣大選】公務員、首投族與返台投票者的心中懸念 蕭美琴與台海危機如何決定手上一票?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