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戰禍夾擊 肥料價格飆升 農夫慨嘆:愈種愈掙扎 

夏日炎炎,田間的向日葵朵朵開得燦爛,農夫卻眉頭緊鎖。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俄烏戰爭爆發,不單衝擊全球糧食供應鏈的運作,亦推高肥料及燃油價格。有本地農產品批發商指,多款肥料產品延期抵港,甚至缺貨數個月。

有受訪農夫眼見牛屎肥及雞屎肥半年間漲價至少三成,花生麩也漲了價約六成,想盡辦法減少外購有機肥,並多種太陽花、太陽麻及青皮豆等綠肥植物,翻耕入土自製有機肥。

「上年年底至今,肥料貴了很多,真的愈種愈掙扎!」三十多歲的阿霑屬土生土長農二代,在梧桐河以北種植有機菜。他坦言農友們皆面對肥料價格大增的苦況,他指,荷蘭進口的大包裝有機牛屎肥及雞屎肥因疫情影響供應,漲價至少三成,二十公斤包裝的花生麩,半年間漲價逾六成,由去年底售300多元一包急增至五月的490元一包。為了減省成本,他唯有多種太陽花作綠肥,並多燒樹葉樹枝自製草木灰肥料。

花生麩是花生去殼榨油後的副產品,其碳氮比例小,與泥土結合後可快速分解,是一種優質有機肥原料。唯現時花生麩主要從內地進口,新冠肺炎疫情下,內地多處封城,直接影響花生麩供應。

大型農產品批發商黃三興表示,花生麩於4月一度斷貨,5月回復供應,而有機肥料大多從歐洲訂購,經船運由上海再轉口到香港,但上海封城期間,船期不穩定,或貨運延遲了足足至少一個月。例如從荷蘭來的有機雞屎肥,3月份起積壓了許多訂單,等了兩個月,至5月底才運到香港,「這批貨訂滿一個貨櫃,共900多包、每包25公斤重的有機雞屎肥,但也滿足不了3月份的訂單數量,我們收到很多本地訂單查詢,唯有請客人耐心等候」。

有機雞屎肥價格持續上漲,農夫格外珍惜農場裡的存貨。(香港農業3.0 項目研究團隊成員提供)

俄烏戰令肥料供應不穩

俄羅斯是肥料出口主要國,俄烏戰爭爆發,使化肥供應更加緊張。該批發商續說,歐洲來的藍肥,已斷貨近三個月,「(俄烏)打仗確實令原材料供應更加不穩,常規農夫多用藍肥種植,估計來貨一次比一次的貴」。對方指,常規種植用的獅馬藍肥 (12-12-17-2) ,現在想訂也沒有貨,且有心理準備下次來貨價繼續上漲。被問及何時有貨?對方說難以確實日期,預料下批貨最快7月底運到本港。

有機菜農昌哥直言,肥料價格漲得令人吃不消。他的元朗有機農場面積為14斗(約 10萬平方呎),肥料開支佔經營成本約兩成。單是有機雞屎肥,他會一次過買兩噸,夠用3至4個月。眼見雞屎肥貨源不穩,他決定多種綠肥,由以往大約用三分一斗地(約2400平方呎)種植太陽麻及青皮豆作綠肥,這個夏天,決定將綠肥種植面積大增至7斗地(約5萬平方呎),「現在種子也不便宜,5月中花了90元買了包一公斤太陽麻種子,5年前,一包才賣25元呢!」

雖然本地蔬果自給率僅1.6%,而絕大部分港人不是靠農業維生,國際肥料價格急升似乎對大部份人無關痛癢,但當日常食材依賴進口供應,而種植糧食又必須依賴肥料時,消費者如果不改變購買模式,變相將糧食自主權外判予脆弱供應鏈,這個環環相扣的影響,最終會反映在家中餐桌上。

當本地農夫頂住各種壓力,也堅持出產時令蔬果予大眾時,消費者或許是時候踏出多一步,多支持本土產,在購買過程,同時也在建立理想的食物生產過程。

彭碧珊

農業記者

返回

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在IG構建一個自由思辯的「北方廣場」

繼續

帶著六四記憶去移民 : 英國集會是圍爐,還是一次六四符號的轉移 ?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