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威《一人婚禮》繼續瞹昩 繼續探索愛

周冠威說沒有刻意就賀歲檔期,剛好完成了便上映,希望今次可以給觀眾驚喜。(關震海攝)

2021年法國康城影展突然宣布周冠威執導的《時代革命》成為壓軸電影,《時代革命》忽然海外閃現,兩年間香港人如坐針氈,替周導吃過不少驚風散。苦等兩年,周冠威又嚇香港一跳!今次有驚,還有喜。周最新劇情片《一人婚禮》,起用人氣YouTube Channel《小薯茄》阿冰當女主角,炮製一場屬自己的婚禮。電影中一眾迷失自己的角色,藉著一場「一人婚禮」面對自己,作出忠於自己的承諾。在香港做自己,唔驚!

紀錄片《時代革命》令《一人婚禮》投資者及部分演員突然卻步,其後幸好找到其他投資者拍下去。電影於去年冬天開鏡開拍,今年年初煞科。一眾演員、幕後製作人員對《一人婚禮》守口如瓶,新年前橫空降世作大型宣傳,演員才吁一口氣:「終於可以講了!」同一時間,香港取消很多防疫措施,香港人終於可以「零限制」入戲院睇戲!

疫情間網上Hitrate、YouTube頻道的訂閱者數字是一種溫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變得愈來愈虛無。周冠威在電影中設計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既瘋狂又胡鬧,他覺得荒謬之中至少在故事中找到一點真,「呢種既不相信承諾,又追求承諾的人性,是最吸引我。冇哂人愛我,咁承諾愛自己先囉」,周導摸一摸下巴說。

事隔三年,周冠威推出劇情片新作《一人婚禮》。

不做定型導演 繼續曖昩

這個瘋狂的故事,要從10年前講起。 10年前,周冠威在台灣車上閱讀一則「一人婚禮」的新聞,一位30歲的女仕為自己辦一場「一人婚禮」,「咁得意嘅?『一人婚禮』本身就有一種喜感。呢四個字,好Magic,好似一個咒語,吸引好多人嘅愛慕,同時⋯⋯」。周記住這個構思,於2017、18年動筆寫劇本,將「一人婚禮」搬到香港,挑選YouTuber 阿冰飾演在網絡以小丑逗人歡喜的阿冰,《手捲煙》導演陳健朗飾演阿冰的男友Dickson。Dickson為了完成阿冰的做100萬訂閱的YouTuber,不惜一人分飾兩角,神又係佢,鬼又係佢,在背後整色整水,謊言令二人迷失,疑真疑假的一場「一人婚禮」反而成為彼此的救贖?

周冠威的云云作品,總是探索不可觸碰、若即若離的關係。《一個複雜的故事》改寫亦舒小說,一個借肚生子的「母親」,誕下嬰兒,割捨所愛;短片《樓上傳來的歌聲》和《幻愛》說一個疑幻疑真精神病患者的愛情故事。

「一人婚禮」雖是荒謬,但最後會成為了兩位主角的救贖?(《一人婚禮》劇照由 Golden Scene 提供)

周導憶述10年前第一次聽到這宗新聞,起初感到胡鬧,「終生承諾那種安全感,在現今社會,好難做到,但又好渴求⋯⋯」。周深思片刻,才發現「愛自己」是與別人展開關係的一個開始,「我相信,不少人覺得自己不配有愛,冇價值,感到羞恥。學習嘗試愛自己,才是一個開始。 」

今日一家大細坐在家中,最大的話題不再來自三色台,是回房間「各自修行」看YouTuber。YouTube影片難免夾雜誇張和虛假成份,周冠威將主角阿冰的「一人婚禮」放入電影,弄得瘋狂。電影中YouTube影片的表現盡是虛假,將「假」的YouTuber影片放入電影,弄成電影的「假中假」,周冠威迷上這種真假難分的曖昧性。

「YouTuber都係一個表演,戲裏面例如小丑表演、扮雕像⋯⋯表現本質就是假,電影都係假㗎啦係咪先?我一直好鍾意一種曖昧性,譬如拍《幻愛》都係真假、曖昧的元素在裏面,咁我覺得加YouTube入去,我覺得有趣」,周冠威說。

電影中的小丑男女,努力討好YouTube觀眾。(《一人婚禮》劇照由 Golden Scene 提供)

陳健朗:好難返到以前的喜劇 

《一人婚禮》製作團隊獻出很多第一次。周冠威首次拍喜劇;曾執導《手捲煙》的陳健朗今次挑戰喜劇男一;50萬訂閱YouTube Channel「小薯茄」阿冰首次做電影女主角,一起來一場喜劇探索。男主角陳健朗說,沒有將它當作喜劇演,專心研究Dickson這個既討厭又失去自我的角色,過程中他與阿冰沒有故意設計喜劇的「Punchline」。陳健朗認為時代不同,今日的電影少了一種「周星馳那種時代的共鳴感」,但愈荒謬愈引起共鳴是不變的定律,因此故意放大Dickson最瘋狂,最荒謬的元素。

起初陳健朗對於Dickson的誇張演出曾感到猶豫,不知如何拿捏,「在電影Overact其實係好危險,要突破這個框」。周導同意陳健朗在演出上可以誇張一些,節奏要快,Dickson真的要像一個扮演小丑的YouTuber。陳健朗最後才放膽在銀幕前作出誇張的表情,與《一人婚禮》阿冰一起嘗試。

陳健朗今次嘗試以誇張的表演方式去演Dickson這個角色。(關震海攝)

《一人婚禮》加插很多人物副線,背影服飾色彩鮮豔,述事上亦有網片急速的節奏。周冠威坦言,電影中有幾幕是用手機拍攝,節奏畫面看似是YouTube影片,電影仍然紮實,緊湊的節奏和繽紛的視覺設計不是基於要拍一齣喜劇,而是忠於《一人婚禮》的角色,「電影中阿冰和Dickson是小丑男女,小丑要有小丑的Energy,YouTuber 要快,出片要快,呢個世代要快!」 

周冠威與陳健朗不約而同表示,電影與YouTube是不同的美學,一個蘋果一個橙,電影始終需要時間沉澱,YouTube是不能取代。陳健朗笑言不能做YouTuber,做演員的訓練是去「追尋摸索一個角色」,以角色為先,YouTuber好似「慣性畀一個角色大家睇」,他未必做到一個可以逗人笑的YouTuber。

男主角的為討好女伴,在網上迷失;女主角為追求Hit rate,漸漸在「網海」迷失。(《一人婚禮》劇照由 Golden Scene 提供)

失去Hit Rate又如何

訪問途中,記者問像《一人婚禮》中阿冰的YouTube Channel有100萬訂閱,難度高嗎?阿冰笑言自己不太記得「小薯茄」有多少訂閱?身邊有人提醒已有50萬訂閱!

「香港有700萬人口,你有50萬,仲想點!」,房間中有人忍不住說。阿冰說「小薯茄」不是按觀眾喜好去拍,而是製作團隊想拍才會拍呢,最緊要是YouTube的觀眾看得開心。

《一人婚禮》未必是笑聲笑聲滿載溫馨的新年電影,它似是暮鼓晨鐘,提醒我們要面對自己。《一人婚禮》空虛嗎?周導說新作沒半點空虛感,「每個角色都失去了好多,但失去的是以往給他們安全感的東西,比較裝飾的東西,是比較外在的東西⋯⋯冇晒View 數,冇咗條Channel(YouTube 頻道),好空虛喎,但搵到自己的內心世界。」

幾年間,香港人歷盡生死離異,雖然有人說今日的香港已跌進一個「娛樂至死」的深淵,向光明一面去想,至少我們還有力氣笑下去⋯⋯。以前「聽聽少年心底夢」這句話好老土,但在這座失聲城市,700萬人內心也需要一場「一人婚禮」,聆聽自己所想。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浮游微塵 窄哥「真身」編劇鍾柱鋒:我相信萍水相逢

繼續

理大校外非法集結案 8人無罪2人罪成 無罪被告親友情緒激動

最新

來一場音樂冒險 絕命青年由出走到出碟的511天

11月5日晚上,第13屆金音創作獎頒獎典禮舉行,來自香港的二人樂隊絕命青年是當晚頒獎嘉賓之一。首次站上台灣頒獎禮的舞台,結他手Soni 在台上說,來台灣重新出發一點都不容易,無論在工作、音樂、生活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