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團被指曾發表「不當言論」遭DQ演出 「小伙子」團長唐浩翔不理離港勸言:冇做錯,點解要走?

唐浩翔稱不會放棄舞台的夢想。(劉彥汶攝)

20多年前,小學校舞台的聚光燈打在一名五年級生唐浩翔身上,他不是舞台上的主角,在超過一小時的舞台劇,他只出場數分鐘,唯一的無聲表演是向舞台扔出純白的紙飛機。這名「小伙子」乘着這架紙飛機,飛過浮光掠影,選擇舞台事業,成長後以正職的薪金供養自己創辦的劇團「小伙子理想空間」(下稱:「小伙子」),致力培育對舞台有興趣的團員,一起乘着舞台夢,發掘自己的人生。


「小伙子理想空間」原定於2月2日一連3天,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場地公演劇目《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校方於1月19日接獲教育局發出的指引,指教育局收到有人投訴劇團團員於2019年發表「不當言論」,要求校方與劇團解除場地租約。有業界人士跟記者坦言:「『小伙子』是另一個黃耀明事件,只是,現在的黑名單擴至其他人。」疑似被列入「黑名單」的唐浩翔已宣布休團,他曾被勸離開香港發展,他反問:「沒有做錯,點解要走?」,他更不想放棄舞台劇的夢想,「命運從來都不只是在我們的手裡,到最後選擇都是靠你自己,看你怎樣去選擇。」

唐浩翔尋夢記
原定於2月初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場地公演《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目前上演無期。(「小伙子理想空間」Facebook)

小五「肥仔」踏舞台尋夢  成大後以正職撐劇團

留著滿臉鬍子、帶幾分不羈的唐浩翔笑稱小時候是個小胖子,朋友不多,在學校曾遭受欺凌。機緣巧合下,他參加了中小學生的舞台劇演出計劃,認識了一班樂意與他交朋友的師兄姐。正是師兄姐的善意,令他十分享受在舞台的時間,因而轉動了命運的齒輪。唐浩翔其後於就讀的中學參與戲劇課堂及戲劇會,從小到大浸淫於舞台,當時他已打算以「窮一生」的精力投入舞台劇事業。

唐浩翔於2017年創立「小伙子」,他形容籌組過程很隨意,「就是跟兩個朋友說:『不如搞個團』,朋友也是隨意地說:『咁搞囉』。」

唐浩翔稱自資辦劇團,是希望更多人接觸到舞台表演。(「小伙子理想空間」Facebook)

為了支持「小伙子」的營運,2019年之前唐浩翔正職為兒童遊樂場經理,每個月將4至5成的薪金投放團體營運上,期間有幸得到兩位朋友支持。他表示朋友在他有想法或困難的時候,也會首當其衝地提供協助,在劇團裡也擔任角色重要的副導演與音樂總監。雖然名義上他是團體的主要負責人,但朋友對他而言功不可沒。

不看「天賦」只求空間發揮理想

辛苦耕耘數年,付出遠比收益多,被問到為何要自行創建一個藝術團體,而非加入大型劇團。

唐浩翔頓了一頓後回答:「本身的概念很簡單,我很喜歡一個詞—『尊嚴』。因為我們想在舞台表演上,或者與人溝通的時候,大家也活在一個受到尊重的空間裡。」

「藝術」經常會與「天賦」一詞掛鉤,而「藝術」放在香港社會更顯得汰弱留強。唐浩翔的「理想空間」,是希望在劇團裡的人,可以互相尊重地進行創作,「香港有很多不同的平台,有天賦的人總是有人喜歡,一定會有人去爭奪,但沒有天賦的人要怎麼辦?」

唐浩翔指雖然作出休團決定,但希望只是他舞台生涯一個「逗號」。(劉彥汶攝)

唐浩翔認為,自己並不想去找一班很厲害的人去完成一件完美的事,而是希望有一班「有火」的人一起去完成一件事。為此,他每一次的演員招募均是公開,不看學歷與天賦,只看他們對舞台劇的興趣。除演員招募外,唐浩翔亦投身教育事業,走訪不同中、小學,開辦各式各樣與舞台相關的興趣班,從中發掘有志之士。

為了兼顧舞台劇的教育工作,他在去年年尾辭去正職,以接洽舞台劇顧問或學校興趣班教學維生,專心一意地發展戲劇事業,「因為我做全職的時候,一年只能搞一個作品,但如果我全力放在這個團體上,就有機會出兩個甚至三個作品。你問我是不是有點貪心?我確實是的。」

辭職後的唐浩翔對擴大了自己的「舒適圈」感美好,再加上學生對戲劇培訓班的反饋亦不俗,「他們的感受也是很好,而這些全部都是面對面,可以觸碰到的、感受到的,而我覺得這種感受是騙不了我。」

「但當然,理想從來都不是那麼理想的。」唐浩翔苦笑道。

「不當言論」令演出被取消 自言未敢放棄

1月19日,唐浩翔收到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對方是香港創意兆基書院,活動經理表示他們在同日收到教育局九龍城區學校發展組指引,指劇團成員2019年時曾在社交媒體發表「不當言論」,因此無法向他們提供場地演出培訓企劃劇目《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

場地對於舞台劇是不可或缺的空間,唐浩翔慨嘆目前本港大部分的場地均由康文署管理,縱使行內總有人勸勉他「今次唔得下次再試」,但他為免連累劇組,已決定今次未演出的劇目就算之後有機會公演,亦不會以「小伙子」與自己的名義,「這次已經夠不明不白,每次都是這麼不明不白的時候,我沒有這個心去承受這個『不明不白』 ,我亦不肯定可以再用一個樂觀的態度去面對。」 基於自己已成為「新聞人物」,唐浩翔相信再沒有劇組敢找他,他預言舞台生涯已暫告一段落。

劇團2月宣布休團,唐浩翔坦言團員感到失望。(「小伙子理想空間」Facebook)

「小伙子」隨即於2月6日宣布休團,唐浩翔形容這時為劇團劃上「休止符」未嘗不是件好事,「我覺得我現在是休息,你問我是否放棄?我還未想放棄,也不敢放棄。因為放棄了不知做甚麼?如果我人生裡突然沒有這件事(舞台劇),我相信我會很迷失。」

唐浩翔自詡為金牛座,剩下一份堅持與固執,在這個地方跌倒,會在另一地方重新站起來。雖然他對於未來未有太確切的想像,但他打算在個人社交媒體或平台進行教育工作,繼續籌辦戲劇班。有朋友問他,是否應離開香港發展,「但我很喜歡這裡,這是我的家,所以我不想那麼容易放棄這個家。」他認為,前路確實荊棘滿途,但他相信繼續留在香港,總會有「一道光」,「反過來說,我也沒有做錯,為甚麼要走?」

教學員面對人生的「花開花落」

唐浩翔強調,從創團以來所有作品均在合法途徑下製作,包括這次的《三分鐘銀行》及《窮一生藝術館》。兩個劇目都是由劇團青年培訓企劃的學員作演出,唐浩翔表示,學員在劇目被取消後確實有感不快,但也是他們學習的機會。

40名學員當中有不同的年齡層與背景,唐浩翔指學員大多是第一次接觸舞台劇,有部分人因而感到有點害怕或迷失,所以起初在課堂上比較「心散」。不過,就在演出被取消前的兩個星期,唐浩翔卻看了一場令他感動無比的彩排。

「由零那一刻,去到這個彩排,過程中你和他們經歷了很多事,那一天的分數已經不重要,不只是演戲的成長,而是他們人生的成長,他們透過這次的體驗,有一個全新的想法、全新的狀態、全新對人的視角。」唐浩翔說。雖然以戲劇的標準,他坦言這班學生的表現一般,但他認為培訓的過程並非只有演戲,而是體驗人生。

在演出取消後,唐浩翔對學員說,這是一堂寶貴且疼痛的課堂,是他們人生中一次特別的經歷,他也寄語學生不要輕言放棄,「你放棄就是有一個句號,但現在只是一個逗號,未完的,我對自己是這樣看,我要他們都是這樣看。」

然而,「小伙子」在這一刻卻是劃上了句號,這7年來,唐浩翔以舞台劇探討過無數有關「人生」的課題。唐浩翔告訴記者,他們第一部舞台劇名為《花開花落》,「花開是你的開始,花落是你的結束,但是總有一天你會繼續花開,也會繼續花落,這個是一個人生的循環。」

劇團早前在社交媒體發文指,兩個劇目均屬全自資的青年藝術發展項目,目標是讓更多不同階層的年輕人能夠接觸表演藝術。(「小伙子理想空間」Facebook)

「不當言論」至今仍是一個謎

唐浩翔說,自上月(1月)19日收到要停演的消息後,聯同劇協幹事莊梅岩到教育局辦公室了解,職員指負責同事不在,著唐電話預約。同日唐浩翔致電教育局,接通電話後唐問:「是不是有誤會? 甚麼原因導致要取消? 」並要求看「不當言論」,但該名職員稱「不恰當言論是不可以給你看」,又指「沒有必要見面」。

早前兆基創意書院的場地經理向唐浩翔了解,經理向他查詢有沒有刪除2019年在社交媒體發布的「不當言論」,但唐浩翔指不知「不當言論」的內容,不知怎樣回應,他又強調自《港區國安法》之後已刪除網上有關2019年的言論。

據《明報》報道,兆基創意書院指曾向九龍城區學校發展組轉達劇團希望繼續租場的想法,但最終他們仍維持決定,因此學校決定與「小伙子理想空間」解除租約。教育局回覆《明報》指,根據《國家安全:學校具體措施(增強版)》指引訂明,租借校舍予校外機構辦活動時,學校管治機構有責任防止校舍出現不恰當使用情况,又表示有責任「確保校園環境安全有序,阻止不當不良信息傳播,讓學生安心學習和活動」,但沒有交待有關劇團「有問題」的言論。

舞台劇突然停演事件在業界並沒有停止,香港演藝學院原定2月17日至3月2日搬演的應屆畢業劇目《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突然取消。演藝學院於2月9日回應事件指考慮到「專業意見」後,一旦公演恐「參與師生將會面對法律風險」,因此決定取消演出。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完善」選舉制度後,立法會勞工代表關注甚麼?有關勞工的發言與質詢有多少?

繼續

【生環者】90年代潮流聖地利時商場變死場 「80後」為情義守住本地皮革品牌

最新

曾志健2020年專訪:只有痛沒有恨

2019年反修例運動中首位中槍的示威者曾志健早前因承認暴動及妨礙司法公正, 被判監47個月。 最近他現身於由香港警務處「資料贊助」的無綫電視《有法安國》。曾志健在節目以真聲,但以黑色剪影的方式接受訪問

金寶冰廳何家獨守秘方 絲襪奶茶點滴在心頭

手執連鎖咖啡店的精巧紙杯咖啡,在城市中穿梭,甚為風尚。然而,香港人的心靈歸宿始終是盛載在厚厚瓷杯內的港式奶茶,其醇厚順滑的口感不只滿足口腹之慾,亦勾起與香港有關的點點滴滴,實實在在是香港人的Com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