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清除樹枝減少淤塞」的清潔工 「極端情況」上班待遇不等同「8號風」

記者下午到「重災區」黃大仙地鐵站現場,清潔工忙於清理垃圾。(KH攝)

渠務署署長徐仕基周五記者會上指,荃灣及大潭錄得600毫米雨量,是全年的四分之一,已超出渠道排洪能力,而上周颶風蘇拉過後,各部門已清除樹枝,減少淤塞,今次事件不排除暴雨造成樹枝樹葉與泥沙沖入渠口,再次淤塞渠道。 

署長口中各部門的「清除樹枝減少淤塞」,其實一眾清潔工辛勞得來的成果。有清潔工向《誌 HKFEATURE》透露,蘇拉過後忙不停, 清理的樹枝「比起手臂還要粗」,還未清理完又來一個世紀暴雨,踏入9月每天在清理路上雜物。經歷連場豪雨,多個地鐵站與路面一片狼藉,樹枝、雜物舖滿路面,亦浮在水面。黑色暴雨天,地鐵清潔工還是冒著風雨在站內清理樹枝,忙於吸水。

食止痛藥頂硬上 黑雨港鐡無雙工

蘇拉10號颶風過後,港鐵清潔工華姐、街道清潔工娟姐從沒有喘息下來。

「打風的時候,要拿吸塵機吸水,好像今日(8日)一樣,吸完水又要去抹東西、收拾東西,真的沒有停下來的時間。」華姐在地鐵擔任清潔工十多年,風雨不改。

政府縱使清晨5時34分發出新聞稿,指「呼籲僱主應參考8號風球的工作安排」,其後下午又將「呼籲」改為「極端情況等同8號風球的工作安排」。無論政府用詞上如何改變,身為地鐵清潔工的華姐,只要可以去到地鐵站,天氣多惡劣也要回到工作崗位。華姐說,不論10號風球還是水淹車站,她必然出勤,周五黑雨凌晨亦不例外。在政府掛了6小時黑色暴雨,華姐周五清晨5時11分便出門上班,雖然雨勢頗大,但她說從家步行走到地鐵站經商場,沒有露天地方,她連番說「無問題」:「我不喜歡遲到,我從來都不會遲到。」

黃大仙周五依然水淹,周六早上重開 (KH攝)

在極端天氣下上班充滿風險,意外難以預計。9月1日(周五)天文台於晚上8時15分懸掛10號颶風信號,地鐵早於9號風球時已停駛,交班的人無法上班,英姐便在港鐵站多做了3至4小時,無法回家。

華姐在8號或以上風球下上班可獲雙糧,但在黑色暴雨警告下工作,港鐵不會有任何補貼,上班中途遇上任何意外,公司也不會負責。華姐長期有腳痛問題,平日上班兩至三小時便要坐下休息,也會多吃止痛藥作舒緩痛楚。今次的暴雨讓地鐵站內水浸情況嚴重,「用吸塵機吸水都吸了整個上午,累得我後來也沒辦法工作。」

娟姐指蘇拉過後,每個工作日也是在清理樹枝。(KH攝)

「樹枝比起手臂還要粗」 街道清潔工冒危險清理

娟姐的工作是在街道掃地,因為她在露天地方工作,8號風球或黑雨也不用上班,但她坦言已準備明天(9月9日)是辛苦的一天,要不斷清理路面的樹枝,「有危險的,有些樹枝比起手臂還要粗,樹枝或會從樹上掉下。」

娟姐表示,上周的樹枝及雜物已差不多清完,但還有少部分街道的樹枝雜物未能清光,而明天又要再多進行一次清理工作。

勞福局指出,當初因為不想「一刀切」,因此決定不停工,由僱主決定。(KH攝)

周四(8日)5時34分,政府首次宣布「極端情況」,會實施停課但不會停工,只「呼籲」僱主按8號風球安排工作。到周四早上7時,勞工處發稿補充在僱主僱員應注意事項,包括除必要人員外,僱主不應要求僱員上班、僱主不應扣薪及扣假等。勞福局局長孫玉菡下午記招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政府不宣布停工的原因是多年來每逢颱風暴雨使用勞工處指引均「行之有效」,而醫院及安老院的工作人員等必要人員亦需要上班,所以不應該「一刀切」,而是讓僱主僱員根據守則處理。

在暴風雨的情況上班,清潔工獲得保障?(KH攝)

劉彥汶

社會專題記者

返回

「世紀一遇」暴雨 多區變澤區 政府稱沒有啟動「緊急警示系統」的必要

繼續

香港還有統一發布資訊的能力?   在資訊黑洞之中,我們還可以做甚麼

最新

9.8世紀暴雨一周   死傷數字未明 

颱風「海葵」殘留雨帶造成香港世紀暴雨,創下破紀錄最長時間的「黑雨」。這場「世紀暴雨」引發柴灣、觀塘、黃大仙、南區大潭道與上水等多區出現嚴重水浸及山泥傾瀉。在9月8日水浸首日,保安局公布截至當日下午1時

Ocamp連環爆性侵案 機構倡院校推「性別平等教育」

開學前夕是8大院校舉辦迎新營(Ocamp)的日子。近日香港大學、教育大學與嶺南大學連環爆出多宗Ocamp性醜聞。先是港大懷疑有男學生非禮女生,再傳出教大強姦、非禮及窺淫案。關注兩性平等的團體風雨蘭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