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學教授麥高登的偶然與賭博 — 留在香港做漆黑中的明燈

/

「當與中國內地融合看似不可避免,現在我們尚能為香港而戰鬥,確保這些是一個較好的過渡。」麥高登說,選擇留下來,亦是抵抗的一種,有燈就有人,「我的確對香港有份責任感,在這裡我活出了自己的一生。」


誌 HK FEATURE

會員限定

部分內容僅供 《誌》電子會員月費 , 《誌》為香港未來BackUp電子+紙本會員費, 和 《誌》會員(已過期) 會員瀏覽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陳娉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追蹤式人訪,聾人人權報道,法庭記者。

返回

最佳編劇 梁銘佳、Kate Reilly : 「生活就是政治,笑著應對痛苦。」

繼續

「紙本分格」逆市開實體店:我相信漫畫的存在,看手稿來這裡看個夠

最新

專訪楊曜愷:出櫃之後 邊個同你有親

數年前,楊曜愷導演出席了一個專為同志舉辦的遺產講座,深受觸動。事後,他聯絡主辦單位,相約部分個案訪問。 「你立遺囑沒有?」楊曜愷問。 「我沒有什麼留低。」受訪者是一名年長同志,他說:「我的兄/弟/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