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入境處以街頭演奏違法為由 強制遣返日籍街頭歌手 Mr.Wally:我已在黑名單!

Mr.Wally 多次來港街頭表演,沒料到2020年之後再次入境被拒。(Tsk攝)

日本街頭歌手Mr.Wally於2019年多次來港,在演唱範圍不時展示「香港加油」,這名被視為支持民主運動的日人可能已被寫入「黑名單」,從此不能入境。

Mr.Wally在2020年4月之後於本年6月12日晚上入境香港,遭入境處職員質疑來港街頭演奏,以「街頭演奏違法」為由將Mr.Wally強制遣返。Mr.Wally接受《誌》訪問時指,對於他8年來36次來港首次因「街頭演奏違法」被拒絕入境一事感到荒謬,他認為香港政府已制定了「黑名單」,只要稍為參加香港民主運動的日人也會被列入這張「黑名單」。Mr.Wally預計餘生不能入境,對此感到婉惜又心痛。

Mr.Wally指,6月12日晚上8時抵達香港國際機場,8點時15分被入境處職員帶入接見室,被查問超過兩小時,晚上11時有關職員向他說「過去你在香港街頭演奏,這是違法的」,然後被告知需要強制遣返,及後被帶到一間約3米平方米的羈留室。職員安排晚餐、早餐給他,Mr.Wally稱晚餐是雞肉,早餐食炒蛋、腸仔及麪包,「食物不是太好吃」。Mr.Wally一直被羈留至翌日早上8時,最後自購往東京的機票離境。

Mr.Wally於6月13日早上8時回東京。(Mr.Wally FB 專頁)

Mr.Wally指,在接見室曾用電話向日本記者告知不能入境,被安排入羈留室之前,職員告知可以聯絡領事或律師,並須將手機及行李放到儲物箱,因此他在被羈留的9小時期間並沒有使用電話,「職員說將隨身物品放入儲物箱是規矩」。曾發表《VOICE香港2019》攝影集的日本攝影師幾石倫子(Michiko Kiseki)於去年(2022)12月底入境遭強制遣返,入境處職員、警員在接見室向她查問有關在日本舉行的反修例攝影展。據了解,由2019年至今,不少於一名日本籍記者入境時被截停並送往接見室,入境處職員向記者查明來港原因及訪問目的,被查問數小時後放行入境。

入境處職員曾說「busking is ok」

Mr.Wally形容事件荒謬,「就算我說曾取工作簽證來港表演,入境處職員仍然說『街頭演奏』是犯法的,但這是謊話,警察跟入境處職員曾向我說過『busking is ok的』。」Mr.Wally指,2015年一次入境香港時入境處職員截停他查問,並指旅客簽證是不能在街頭演唱,他當時致電日本領事館,入境處職員與領事館溝通後便放行他,他不明白為何事隔8年後的今天他已解釋今次來港目的是旅遊,處方仍決定強制遣返他。「顯然,香港政府已有『黑名單』,就算只是稍為參與了民主運動,也會被列為『黑名單』,政府根本不想這些人進入香港。」Mr.Wally說。

過去Mr.Wally來港受商業機構邀請演唱。(Mr.Wally FB專頁)

Mr.Wally在社交媒體批評:「如果這屬實(「街頭演奏」違法不能入境一事),之後外國人在香港的樂器鋪買了一支結他,在街上隨意彈奏一下便是違法,這種荒謬事是沒有可能的,是不合理的。」

Mr.Wally指,他可能餘生也不能重踏香港,他仍然會連結在日本的香港人,一起為香港加油,「非常可惜,我視香港的朋友為親人,但已經不能見他們,也看不到香港美好的風景,因為我已經不能再來香港了⋯⋯」。

《誌》向入境處查詢,根據甚麼條例,將旅客的個人物品放入儲物箱? 處方回應指,不評論個別個案。入境處會按照相關法律和政策處理每宗入境個案。入境處會在接見室和羈留室的當眼位置張貼被羈留人士權利的通告,並會通知旅客在羈留期間所享有的權利,包括致電所屬國領事、親屬或律師。

關震海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創辦人/主編|國際人權報道、專責《誌》日本社會專題、《誌》責任編輯

返回

反修例運動4周年  海外港人唱《願榮光》呼籲勿忘612 

繼續

古洞北發展 悦和醬園面臨搬遷 第三代傳人:醬油業不是近黃昏

最新

「戰貓」救不了台灣鳳梨 兩代農夫站在政治分岔口 

廣東人稱鳳梨為「菠蘿」,農夫說好食的「菠蘿」,不能太綠,黃中帶青代表又甜又多汁。世人為鳳梨添上政治顏色,對岸為進口設關卡;台灣政府在補助政策上亦築起堡壘,自由貿易潮流不再,花蓮鳳梨應如何自主?1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