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沒完沒了 香港人邊有心情掃墓 六十年香燭老舖嘆生意減半

福生祥香莊
何太與老顧客交談,快快手拿取客人需要的祭品。 (鄧彥瑤攝)

「而家生意難做」,世界難撈,影響港人掃墓意欲,陰界陽界也顯得格外冷清。第五波疫情爆發,以往花園街的熱鬧不再,街坊近乎「清零」。記者採訪當日天色昏陰,不時下毛毛細雨。儘管市道冷清,開業59年的香燭老店福生祥香莊,仍然堅持每朝10時營業,為顧客籌謀添備先人祭品。經濟不景氣,後人移民,店舖縱有豪華「房車」、「別墅」亦乏人問津。福生祥香莊第二代傳人何太坦言疫情令各行各業經營非常困難,「我哋呢啲夕陽行業,就算時勢係咁都要做㗎啦」。

福生祥香莊
花園街福生祥香莊屹立旺角近60年。( 鄧彥瑤攝)

難捱租金曾一度搬遷

已屹立旺角近六十年的福生祥香莊,由何太的父母創業,店內主要售賣各種香燭祭品、油燈、風水和紙紮等祭品,還有上海金銀,也有台灣蠟燭,今日的招牌貨是無煙香燭。老闆娘何太繼承祖業,惟不敵租金壓力,於2018年7月搬遷至較小的鋪位繼續經營香燭生意,新舖位於旺角花園街。

何太向記者表示,疫情自2020年起爆發,第五波Omicron 至今香港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染疫,隔離措施令各行生意大受影響,何太慨嘆如今街上只剩下零星市民逛街,疫情下損失了五成生意:「嗰陣時近清明會好旺,睇吓而家水靜鵝飛,街都冇人行」。她續指政府實施一連串限聚令等防疫措施,難免影響市民掃墓心情,「而家又限聚令,咁多限制仲邊有心情掃墓」。

掃墓一切從簡 為街坊送貨

清明節前夕,跟何太聊天時,不時有客人前來光顧,她亦主動上前招呼。每次客人詢問香燭產品時,她也對答如流,快快手拿起合適的款式給他們。亦有客人來取貨,何太隨即綁起兩大包放滿祭品的「福袋」,更向客人表示:「我做事你放心!搞掂㗎啦!」。原來它裏面放了一些金銀衣紙、一套傳統衣服、溪錢以及往生經文,客人只要連同香燭一併購買就可以去上山掃墓。

福生祥香莊
今日祭品一切從簡,何太早早包起,讓顧客來店取貨便可以去掃墓。 (鄧彥瑤攝)
福生祥香莊
最新的祭品有Mac機,不讓先人寂寞。( 鄧彥瑤攝)
電燭座是店中受歡迎的貨品。

被問到為何要預先包裝祭品,何太認為現時市民傾向簡化的拜祭程序,可以省去逐樣購買祭品的麻煩,「而家同以前心情喺唔同㗎啦,之前買得豪啲,而家求其買啲就算,個個廢事執㗎啦!」

疫情下有不少長者染疫,何太擔心他們外出有困難,亦建議他們可以由子女致電留貨和代買。她更會為熟客召車或親自到附近街坊送貨上門,「平時有啲相熟嘅的士佬,同個客講完咪叫佢車到佢(客人)樓下攞。」

陰界陽界 豪氣不再

店舖內掛起了各式各樣的紙製衣服,上有唐裝衫款,下有西裝時款,客人會按照先人生前打扮挑選最接近的衣款,她形容好像售賣時裝般一樣。店內亦不乏有一些電子產品的紙祭品,何太提到早前有名客人找她買了好幾個,用來燒給一位40多歲的先人。

記者留意到貨櫃上層擺放了一兩盒嬰兒和寵物的紙祭品,何太指裡面有奶粉、毛巾和寵物衣服。何太大盛讚店內「紙豪宅」「好⻣子 (好精緻)㗎」,造型絕不馬虎,有傢俬、車、健身房等設施。可是即使推出「紙別墅」初期深受顧客歡迎,她亦決定不再為這數類型祭品添貨,「買座別墅都200幾,加加下都$1000 ,早幾年就比較通行,呢幾年少左人買,所以都冇再入貨,呢啲(祭品)我擺咗好耐」。

福生祥香莊
何太指香燭業是夕陽行業,現時的生意只是盡力而為。 (鄧彥瑤攝)

近年社會上不少港人移民,何太解釋離開的是年輕一代,而且店舖顧客都是年紀較大的街坊為主,何太稱移民潮對生意影響不大。她比較疫情前的景況,移民的孝子每隔兩至三年從英國回來香港拜祭先人,但現時有部分不會再回來,她笑稱「隔離檢疫來來回回都唔見咗一個月」,大大減低他們回港掃墓的意欲,她亦預計隨近年移民潮。「佢哋在外國有第二代,去耐咗,就漸漸無感情」,何太預言隨年月增長,回港拜山掃墓的人將會更少。

何太堅守祖業:時勢喺咁都要做

「係好難做㗎而家生意,我地啲夕陽行業」,何太說香燭業為夕陽行業,現時香港信奉基督教人口比佛教佔大多數,雖然天主教允許批准燒祭品,但普遍西方宗教已經不太重視拜祭掃墓的傳統習俗。被問到會否找繼承人,她對此未有打算,表示自己會盡做,即使時世艱難,仍不忘堅持守業到最後。

「一支蠟燭一柱香,只是隨心意」,何太笑言好難Sale 年輕人買祭品供先人。

鄧彥瑤

旺角有大誌記者

返回

社署資助社福機構4月1日起推「疫苗通行證」未接種員工一刀切或被「自願離職」

繼續

記者手記:在那場喪禮之後,全家中了Omicron

最新

iPhone14救死場? 手機達人回首先達的光輝歲月

位於亞皆老街的先達廣場,在繁華的旺角鬧市屹立超過20載,它曾有「炒賣聖地」和「劏場始祖」的綽號。昔日想「搵快錢」的炒家們帶著一部部iPhone 來到這裡「掘金」。人人手上一部電話來到這塊「英雄地」,擠

法團「不透光」 杜志權:屋苑就是社會的縮影

「我經常作比喻:屋苑是社會的縮影,業主是一般市民,交的管理費是稅項,屋苑盈餘是庫房、屋苑保安是警察。法團就是立法會,是由業主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而大家解答不到的就是管理公司,管理公司就是政府,政府是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