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人求診記】 我患上抑鬱症,而我不知甚麼是「開心藥」

語橋社資創辦人姚勤敏(左)及說書人臨床心理學家曾善榆(右)盼為業界提供實用技巧,向聾及弱聽群體提供更適切服務。

從健聽人的角度思考聾人,許多人不假思索有所前設:聾人較內向、教育水平較低、只會打手語、他們均能紙筆溝通⋯⋯在健聽人作為主流的社會,聾人往往被標籤為「弱勢社群」。健聽者常誤解聾人需要;而聾人不自覺地困囿於自身身分,面對權益被輕視,很多時只能無奈啞忍。

另一個求診者聾人小美(化名)多年求診經歷中,從未獲平等對待。10多年前她患抑鬱症,臨床心理學家著她以寫信方式溝通,大學畢業的她縱使書寫能力高,始終認為應診時用文字溝通的成效有限。在整個面談的訪問過程,小美不願意透露姓名及拍照,她擔心聾人朋友與同事知悉她曾患情緒病。

情緒病患者對藥物一知半解

現職辦公室助理的小美雙耳幾乎完全失去聽力,10多年前家逢變化,胸有鬱悶,經社工轉介下到精神科求診,確診抑鬱症。她跟鍾志強案的情況一樣,醫院均沒有安排手語傳譯,初到醫院應診時由略懂手語的社工陪同下協助傳譯。

小美憶述應診時溝通混亂,她打手語說:「醫生問了很多問題,然後突然叫我食藥,但我完全不明白,為何要服藥?」社工一言醫生一語,她只能模糊間得悉自己患上情緒病,醫生曾解釋要服食「開心藥」,並用紙筆寫下她似懂非懂的詞彙:多巴胺、安多酚、血清素⋯⋯但她完全不知甚麼是「開心藥」。其後上網搜尋,才知道藥物的資料。

醫生處方血清素藥物,小美搜尋藥物資料後,知悉服後會疲倦的副作用。她最後還是聽醫生勸喻服藥,但服後「攰得好誇張」,令她對服藥感疑惑。

後來小美被轉介至臨床心理學家,醫院同樣沒有安排手語傳譯。除了按時覆診會面,心理學家提議以寫信形式溝通。大學畢業的她縱然有一定的中文書寫能力,奈何心理學家隔兩星期才回信,信件未能提供即時的情緒支援。她曾向家人反映不想寫信,惟父母認為治療方式有效,更著小美要尊重心理學家。對當時年紀尚幼的她來說,心理學家權力地位高,即使她感不解,亦不敢回絕。

記者曾到葵涌醫院視察,手語翻譯服務並沒有放在當眼處。

傳譯服務有辦公時間?

公立醫院大堂用廣播提醒候診病人,因此小美每次到醫院也需家人陪同,應診時醫生只跟家人說話,甚少用紙筆與她溝通,加上父母不諳手語,向小美轉達的資訊有限。

自己患病,卻對自己的病情一頭霧水,小美慨嘆每次求診、覆診仿如個局外人,「明明我是病患者,是其中一個『主角』,但現在好像變了第三者」,小美無奈說。

每次見精神科醫生,一方面小美不想在家人面前透露病歷,另一方面擔心家人會向醫生添加自己的意見,因此內心是不想家人陪診。

小美更以她的經驗告訴記者:即使醫院稱設手語傳譯服務,服務時間並非24小時。約數年前,小美在深夜時分前往急症室求診,她向醫護人員要求手語傳譯服務,惟護士指該服務的辦公時段為「朝9晚6」,深夜無法提供服務。

記者翻查醫管局網頁,現時手語傳譯服務時段為早上8時至晚上10時。記者在醫院見到的手語傳譯海報並沒有標示服務時段。

聾人不信任「翻譯通」

「香港翻譯通服務」(簡稱「翻譯通」)於2010年成立,為醫管局傳譯服務承辦商,提供緊急及預約的免費手語傳譯服務,病人可選擇現場、電話或視像傳譯服務。根據2020年的統計資料,「翻譯通」只有16名手語傳譯員為病人提供服務。據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由2019年8月至2020年12月統計,全港有6,000人在日常溝通中使用手語,當中3,000人聽覺有困難。

值得留意的是,統計處由2019年修改了「聽障」的定義,令聽覺有困難人士由246,200人大幅下降至47,900人。聽障人士現被定義為「認為自己一隻耳朵或雙耳,並在有需要時配戴助聽器的情況下,聽聲音長期有很大困難,或完全聽不到」;而有小小困難或沒有困難,則不納入聽障人士之列

儘管並非所有聾人使用手語,「翻譯通」的手語傳譯顯然人手不足,其服務質素更成疑。小美的朋友曾到公立醫院使用該服務,怎料該名傳譯員不懂得表達部分醫療詞彙,更用紙筆反問病人該手語如何翻譯。此外,「翻譯通」的手語傳譯員名單不透明,由於聾人圈子小,傳譯員和患者很多時互相認識對方,聾人擔心譯者會將自己的私隱外洩,未能保障病人權益。

小美坦言無法信任「翻譯通」,自己亦甚少向醫院申請手語傳譯服務,「如果他們能夠遵循職業操守、保密協議,而且質素妥當,我會更加安心。」她提議醫管局公開譯者名單和背景資料,讓聾人自主地選擇信譽較好傳譯員。

醫管局回覆本刊指,手語傳譯員在入職前必須接受與醫療傳譯有關的培訓,並須通過考核及面試,才會獲聘用。服務承辦商亦會進行定期及突擊檢查,監察手語傳譯員的服務表現。

  1. 【鍾志強案 1】 抑鬱聾漢出院後不足20小時墮樓亡 陪審團一致裁定死者在精神紊亂下自殺
  2. 【聾人求診記】死者女兒少時不明白父親 直至她患上抑鬱症
  3. 【聾人求診記】 女兒:父親入院10多天,為何沒有安排手語傳譯?
  4. 【聾人求診記】死者胞妹:推卸責任、屢改說法 醫管局無人負責
  5. 【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6. 【聾人求診記】 我患上抑鬱症,而我不知甚麼是「開心藥」

郭穎琳

2023年度實習記者

返回

【聾人求診記】疫情間我患上驚恐症、患癌

繼續

評當前香港防止自殺政策是否做到以人為本: 一名親歷體驗研究者(Lived experience researcher)的剖白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