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案男友罪成囚3年半 無罪女生探監求婚:無論如何有一個人在出面等你

2019年,是動盪的一年,7月28日上環爆發衝突,女生肉丸(化名)被控暴動,案件提堂後,認識了同案男被告阿祖(化名),黑暗中二人認定彼此。另一邊廂,某個月份,同為18歲的兩名青年男女被捕,被押上同一輛警車,經歷一同踢保,多個月後被落案起訴,女生Yoyo(化名)與少年原互不相識,卻因同案成為「戰友」,審訊時互相扶持;最終Yoyo 和肉丸均獲判無罪釋放,惟一同受審的被告則罪成,轉眼間失去自由。那些留在牆外的人,正等待獄中的他們平安歸來。

7.28暴動第二宗案件有24名被告,僅得3人脫罪。求情當日,偌大的西九法院第三庭內坐無虛席,旁聽席除了眾多青澀的臉孔,亦有被告家屬雙眸含淚怔望。當21名罪成被告從羈留室步出,凝重的氛圍被瞬間戳破。被告們表現精神,不斷向親友揮手及比手勢,有人做出古靈精怪動作逗友人笑;家屬收起眼淚,紛紛站起來打招呼。

23歲的肉丸高舉戴著戒指的右手,使勁地向被告欄揮手,一雙笑眼藏不住口罩下的喜悅。欄內一名男被告報以熱切眼神及「飛吻」,他是肉丸的未婚夫阿祖。數周之前,兩人才並坐在犯人欄內聽取裁決,結果無情地將二人分隔。

自那天起 找對的人

整宗7.28暴動案,共有44名被告,他們自首次提堂後開設通訊群組,並以警署羈留室內最難吃的飯菜「蘿蔔」互稱。他們親如家人,經常相約聚餐、飲酒、打牌、替大家慶生⋯⋯在歡樂中攀過低潮跌宕。 當一人有事,其他人亦會義不容辭幫忙或陪伴。

有次肉丸隨「蘿蔔」們到酒吧消遣,住在附近的阿祖也走來聊天,他的風趣幽默引肉丸注目,「有留意下佢,諗住呢個朋友幾 funny,想同佢講多啲嘢」。 阿祖對肉丸亦有好感,但認為進度太快,「我連你全名同幾多歲都唔知」,覺得兩人應該了解對方,就這樣促成他們第一次約會。這頓飯由中午吃到傍晚,從個人喜好、旅遊見聞談到政治理念,兩人想法相似、很聊得來,認識幾星期便交往。

肉丸認識阿祖前,有一個拍拖兩年的男友。當時她拘留在警署,得悉被控暴動後,利用唯一致電機會聯絡男友,對方卻回答:「吓?暴動,你喎,你做過啲咩呀?」其後肉丸獲保釋、上庭,他仍然不聞不問,甚至著她認罪。肉丸感失望下提出分手,「大家理念唔同,無得再繼續行落去」。遇上阿祖後,肉丸不介意主動一點,把握有限時間跟「對的人」發展,好好地活在當下。

男友助步出低潮

修讀電影系的肉丸原本正編寫以香港為藍本的黑色幽默劇,但畢業後擱下筆,劇本寫不下去;她的未來亦然,因官司在身,不能如以往般計劃將來,「嗰段時間唔知結果,唔知前途係點,覺得自己好似冇咗未來」。身負案件期間,她仍繼續工作,有時會躲起來哭,腦海不斷出現被警察撲低的畫面。她亦會經常發惡夢、失眠,甚至幻聽,求醫後始知患上抑鬱症及創傷壓力症候群,需要靠藥物入睡。

728

在長達60天的審訊,每當她重看庭上播放的案發片段,都會壓抑得喘不過氣,消失多時的幻聽亦會再來襲,彷如有人在她耳邊說:「我會返嚟搵你㗎。」她和阿祖向法庭申請坐在一起:「喺我每一次覺得好難受嘅時候,佢都會喺我身邊, 拖住我隻手,安慰我陪伴我。」阿祖亦隨身帶備鎮靜藥物,讓肉丸在情況嚴重時可以服用。

阿祖為了好好照顧肉丸,要求同居,肉丸爽快答應,希望把握有限的日子相處。兩人即使過著簡單平淡的日常,說說笑、逗逗貓,已心滿意足。肉丸說:「同佢一齊嘅每一日都好難忘,每一分鐘都感覺到佢好錫我,好遷就我,好照顧我。夜晚返到屋企佢會煮飯畀我食,第二日又會煮埋飯畀我帶返工,朝早又會煮早餐。」

在肉丸心情低落的日子,阿祖都陪伴在側,讓她知道世界再壞仍然有他,她哽咽道:「佢慢慢令到一個好低潮嘅我,變返正常。」阿祖不曾在她面前表現失落,反而經常掛著樂天的樣子鼓勵她,「要過好、活好每一日先」。

不能想像沒有你的日子

他們曾想像過若同被定罪坐牢、出來後繼續一起生活;亦幻想過一起脫罪,然後去一趟旅行,甚或離開香港生活。然而,他們不敢想像沒有「一齊」的將來。肉丸說:「我有諗過如果一個有罪、一個冇罪會點,但我真係唔敢去諗,因為我真係想像唔到個畫面,我會覺得好辛苦。反而一齊承擔,面對嘅結果至少一樣。」

裁決前夕,他們如常吃晚飯,比平日早睡。翌日步入被告欄時,仍對雙雙脫罪抱有一絲期昐。她憶述法官讀出一堆代表被告的數字,她沒聽清楚誰有罪或無罪,她說:「我聽到一連串數字,有我未婚夫嘅數字喺入面,但係我聽唔到有我嘅數字,嗰時已經知道,我哋要分開啦。」一想到至少未來幾年都不能一起生活,眼淚就嘩嘩落下,當時即嚎哭道:「冇咗你唔得,我唔想咁樣⋯⋯」而阿祖還柙前最後的一番說話,仍是溫柔地安慰她,說:「你要健康,你要開心,我出到嚟要見到一個健康、開心嘅女朋友。」

「我同你求婚,你可以應承我?」

阿祖罪成還柙後首晚,肉丸準備好探監物資後,回到二人的家,痛哭一整晚,但想起阿祖一路以來的鼓勵說話,她說:「我唔可以喺呢個時候冧低,要控制好情緒。佢入咗去有好多嘢要處理同準備,只有我可以幫佢做到。」她堅定說:「而家輪到我照顧返佢。」

還柙最初幾天,回想與阿祖的經歷,篤定對方是這生可同行的人,她謂:「我清楚知道,我好想等佢,好想同佢一齊過埋人生之後落嚟嘅日子。我都好肯定,佢係我想要嘅人。」

另一方面,她急著在監獄結婚,也是出於現實考量,若成為阿祖妻子,之後待「泊正」(服刑期間)後一個月可探訪四次。在雙方家人支持下,肉丸決定向阿祖求婚。

還柙的第4天,肉丸首次去探監。她戴著一枚戒指,那是阿祖送給她的禮物,她說:「送嗰陣冇特別意義。」見面那刻,她笑著向玻璃另一端的阿祖展示手上的戒指,真誠地問:「依家我同你求婚,你可唔可以應承我?」

阿祖笑瞇瞇答:「我喺入面『收到風』啦,其實應該係我開口先,咁我依家又同返你求婚啦!你應唔應承呀?」最後二人答應彼此的求婚,在黑暗之中認定對方。

肉丸之後帶著阿祖的物品搬家,進入沒有他的家。每天早上她會去收柙所探望阿祖,然後上班。晚上甫踏入家門,逗玩二人領養的貓咪。

新居的擺設不像是一人居所,狹小空間每個位置,都放著二人的合照和畫像,矮櫃亦放著阿祖一整套哈利波特模型,床上還有一個穿上阿祖球衣的鯊魚公仔,小桌、廁所的儲物架上,零星放著他的髮泥、鬚刨和衣物,全是從舊居帶來。她說:「等佢無事出嚟時,可以覺得啲嘢冇變過,令佢覺得仲有屋企嘅感覺。」

https://youtu.be/-Y75WtXbNjE

無悔經歷這一切 

如果當日沒有被捕,一切有何不同?肉丸認真思索著,謂:「我仍然有份穩定嘅工作,情緒可能冇依家咁差。」但她很快便止住想像:「但如果呢啲嘢全部都冇發生過,咁我就唔會識到我未婚夫,一諗到呢度就覺得,咁ok啦,我經歷呢啲嘢啦。」是未婚夫和一同受審朋友的陪伴,令她有勇氣面對案件,「佢哋令我知道,至少我哋無愧於心」。

成為無罪三人之一,她沒感到開心或僥倖,甚至感到難過:「好似一時之間唔止自己身邊最親嘅人,連好多重視嘅人都一下子消失晒。有咁多我認識、善良嘅人都要入去⋯好似自己生活被割捨咗一部分,嗰種好空虛、無力嘅感覺好重。」

去年底,7.28最後一宗開審案件亦結案,15名被告同被定罪,正還柙候判。2021年最後一天 ,肉丸相約其他被告家屬到荔枝角收柙所探監。她在首次探監家屬的身上,看見當初的自己,他們分享同樣的迷惘、與親人分開的苦難。

肉丸不諱言,二人曾想過若安然渡過便會離開香港:「呢個地方好攰,好難繼續生活落去。有好多嘢無力感好重,我唔知仲可以做到啲咩。或者喺依家呢個時代,可能去講一句嘢,付出嘅代價都已經好重。」

如今阿祖被定罪,被判監3年半,身在牆外大「囚牢」的肉丸願意訂下婚姻承諾:「結婚對我嚟講係肯定一世嘅承諾。我都想畀佢知道喺呢個情況下,有一個人,無論如何都會一直喺出面等佢。」

  1. 728 上環暴動案 21 人罪成判囚 30 至 42 月  官:暴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2. 柒貳捌青春定格
  3. 同案男友罪成囚3年半 無罪女生探監求婚:無論如何有一個人在出面等你
  4. 728 上環暴動案 15 人罪成求情 鑑於「被告家庭背景良好」官押後判刑
  5. 728 上環暴動第三案原今判刑 9男被告須接受檢測無出庭 官押本月21日判刑
  6. 728上環暴動第三案 13人判囚42至48月 2人判勞教及教導所 法官:被告或受「別有用心」的勢力影響 參與這場「血腥嘉年華」
  7. 他們的「蘿蔔」群組:多望香港一眼 之後的香港就是監獄

池淑霖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 FPS轉數快號碼: 161641121
人物專訪/法庭報道,一起面對世界的不可抗。

返回

柒貳捌青春定格

繼續

香港動畫在邊際尋找破局 三個中佬重提手繪技藝

最新

禁片年代 (短片篇)— 香港電影的自由意志

序言—  2022年7月11日,35名電影人聯署《香港自由電影宣言》,表示堅持「忠實拍電影」,對抗電檢處在國安法護航下一再禁止電影上映。今次香港電影人的聯署不再如上世紀90年代反對黑社會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