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基金不支援 「疫苗通行證」訊息混亂 重慶大廈15年小食店撐唔住或回鄉求生

重慶大慶
Mr Shah最懷的打算是告別他26年的家,回鄉求存。(黃雅文攝)
  1. 第五波
  2. 菲籍外傭回鄉前檢測呈陽性 被拒入院被迫流落公園兩晚:I will die in outside if stay longer here cold and rainy
  3. 抗疫基金不支援 「疫苗通行證」訊息混亂 重慶大廈15年小食店撐唔住或回鄉求生
  4. 禁、不禁足
  5. 醫院大爆煲 1 醫護心灰實錄 — 不能進入醫院的醫護 「疫苗通行證」令百名醫護辭職 
  6. 在離港前一個月「我中咗Omicron」
  7. 醫護大爆煲 2 有病人等死 999中心Hold Call 護士們的絕望真相:我們寧願自己染Omicron
  8. 衛生署一年15次改接種豁免標準 不獲豁免的免疫系統疾病及嚴重敏感患者
  9. 記者手記:在那場喪禮之後,全家中了Omicron
  10.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11.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2):落馬洲方艙醫院煞停創科園132億第一期主體工程 「臨時橋」司法管轄權成謎
  12. 港版方艙醫院沒有告訴香港人的12件事(3):「奇蹟」之後 六個方艙突停用 地產商申請起樓

第五波疫情由1月開始肆虐,確診數字過萬,在「清零」與「與病毒共存」的抗疫政策之間,政府選了前者。防疫措施一再收緊,禁晚市至4月20日,未來兩個月看不到將來,食肆苦不堪言,小食店更在結業邊緣。本月(2月)24日實施「疫苗通行證」,無打針者在商場門前止步,令平日車水馬龍,人流如鯽的重慶大廈變成一座「死城」。兩間小食店向《誌》透露札根香港多年,政府防疫政策朝令夕改、資訊混亂,今日的生意已直插谷底,撐無可撐,正計劃結束多年的心血,更有東主不排除攜幼舉家告別香港回鄉求生。

收聽 深耕廣播道 PODCAST by 誌 HK FEATURE

香港不少飲品店、小食店以「食物製造廠牌照」經營,在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得到支援後,「食物製造廠牌照」在第二至第六輪防疫基金下一直被剔除在外,未能得到政府支助以解燃眉之急。分別在重慶大廈營運15年及3年的小食店東主Mr Shah及Tess指,如仍未能獲得援助,將會在兩個月內結業。

Mr Shah由巴基斯坦來港26年,自2007年起於重慶大廈營運印巴小食店,他慨嘆如未能獲得政府任何援助,小店只能兩個月,「2019年底疫情開始到而家幾年,2021年9月都跌得(生意)好多,但而家情況係最差最差。」

重慶大慶
來港 26年的Mr Shah指第五波生意淡靜,已減一半人手,但很可能也是結業收場。(黃雅文攝)

疫情未見盡頭 小食店東主無以為繼

第五波政府收緊政策,尖沙咀市面人流大減,Mr Shah的小店由上年每天150人光顧,下跌至每天只有30個客人購買食品,「有30人已經好開心,以前一日生意可以超過一萬,而家二千蚊左右。我哋減咗一半員工,得返五個員工。但我哋無辦法,減到最低成本都追唔返啲生意,佢哋都只能夠understand。」

月付二萬元租金,Mr Shah對食物製造廠牌照經營不被政府支援計劃涵蓋感到驚訝(surprised)。他指第一輪的防疫抗疫基金曾包含「食物製造廠牌照」,「我哋都係賣食物嘅行業,點解一啲牌就有一啲牌就冇?我都好surprised。其實唔只係重慶大廈,其他食物工廠都蝕緊,全香港嘅人都suffering(受害中),我都唔知政府點計劃。」

重慶大慶
香港旅遊熱點重慶大廈經過第五波的洗禮,人流大減,十室九空。(黃雅文攝)

Mr Shah指,政府如提供租金援助,不需大額資助,只需按最少持牌處所面積,一次性補貼兩萬元,已延續小店壽命,等待疫情好轉,「今次唔次2003年沙士,當時嚴重但好快就完到。但而家一波未完又一波,根本睇唔到未來,睇唔到完結一日。」

「政府係專業人士,佢哋要有計劃,但唔知點解政府可能係漏咗我哋,再係咁樣就要閂門(結業),最多撐多三個月玩完。執咗可能我去搵工,再唔得就返鄉下,有五個細路,都要食飯。」

清真寺被迫關閉 重慶大廈人流大減

同在重慶大廈開業四年非裔的Tess來港20年,她是首位向前區議員尋求協助的店主。她指2019年開業時生意不錯,本地人及中國遊客都愛吃他們的菜式。不過疫情影響下,她留意到即使是外賣生意亦大幅下跌,因過往不少穆斯林在清真寺崇拜後,會到訪重慶大廈購買食物,但現時清真寺被迫關閉。目前,她正在繳交三萬元月租,她指「總體營業額下跌了75%。food panda及deliveroo的生意大跌。」

重慶大慶
Tess不滿執行「疫苗通行證」,卻不提供相應的電子設備。(黃雅文攝)

防疫政策變幻莫測 店主不知已實施「疫苗通行證」

對於少數族裔來說,官方的防疫資訊變幻莫測,難以跟從。Mr Shah提到,如前油尖旺區議員陳嘉朗沒有Whatsapp通知他們有餐廳負責人需要掃描顧客的「疫苗通行證」,整棟重慶大廈的小食店及餐廳東主也不知為「疫苗通行證」作甚麼的準備。

收聽 深耕廣播道 PODCAST by 誌 HK FEATURE

另外,Tess不滿為何政府需要店主執行「疫苗通行證」,卻不提供相應的電子設備,「現在經濟已不景,我又需要花多幾百元去添置手機掃描食客的QR code?基本就沒有幾多位客人光顧。」

重慶大慶
前油尖旺區議員陳嘉朗指,地區失去了樁腳,民政署亦失去了有效的發訊渠道。(黃雅文攝)

失去地區樁腳 資訊無法流通

前油尖旺區議員陳嘉朗指他在任期間負責為重慶大廈不同的店主填寫防疫基金的申請表,故此知道在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下,「食物製造廠牌照」再次不被涵蓋在內,「佢哋都問我『吓!今次又無我?』,我都話無辦法,而家少咗個身份幫大家,唯有講出嚟,睇下有無人關注。」於是,他再次以個人身份接觸苦主。

收聽 深耕廣播道 PODCAST by 誌 HK FEATURE

陳嘉朗認為,民政署以「交功課」形式,「做咗就算」,「唔可以好似區議員咁,花時間去同人溝通」,區務停擺,區內消息傳播緩慢。他指,其實在港少數族裔之間有緊密連繫,當消息成功地傳播給一少撮少數族裔,他們便會幫忙把訊息傳開去,「你諗下,入到竹篙灣,點會有少數族裔語言嘅援助,無人會諗要派個識烏都語嘅人去協助下,其實諗下都sad,而家入面都有人零星抗議。」

黃雅文

《 誌 HK FEATURE 》 獨立記者
社區調查、勞工記者。
獨立記者的 Medium |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返回

今日烏克蘭 明日台灣?從烏克蘭戰火看兩岸關係與暗湧

繼續

烏克蘭國家保衛戰 國民肉身阻坦克 副總統徵IT精英抵抗假新聞

最新

疫下民間自救  物資轉贈平台「同你派」 聆聽基層悲歌

This is post 1 of 1 in the series “社區自救” 4月底一個周六的上午,尖東半島中心的一間髮型屋外,20多人像蜜蜂進出蜂巢般忙碌穿梭,他們不是在等剪髮,而是一羣義工正整理200多袋乾糧及防疫物資,準備出車運送轉贈深水埗的基層街坊。這個名叫「同你派」的義工團,前年由幾位護士發起,他們在網上募集物資轉贈有需要人士,發現兩年來基層仍飽受物資短缺之苦,而轉贈服務若要持之以恆,運輸、存倉、物資供應商和人手缺一不可。 少少無拘    區區交收物資再上門轉贈 這次活動是「同你派」義工團成立一年多來最大型的轉贈,足足籌備了數月,動員約三十位義工。義工把物資運到一輛保姆車和義工的私家車上,200多袋運往深水埗一個社區組織轉贈予組織受助人,另外約50袋則由義工上門分派,探訪附近公屋、劏房戶,甚至爬十層樓梯,到訪唐樓天台屋。 「同你派」的成立始於前年中秋節,私家醫院護士小薯見手上的月餅過剩,於是與同事一起把月餅轉送無家者,漸漸認識一些非牟利組織的社工,分享行動的規模愈來愈大。大部分成員有正職,光是事前聯絡工作已忙過不停。小薯指,她事前厚住面皮主動私訊問商戶、藝人能否捐贈物資,同時在社交專頁公開募集防疫物資和乾糧,即使少量也會接收,各區義工便聯絡捐贈者交收物資,再送到髮型屋暫存後分發。

疫情下小島藝術「實驗」失去互動 《南丫說:》關於南丫島未完的故事

島,總是小的。島民,總是休閑的。香港人對島上生活,總是充滿好奇的。當說到島嶼的故事時,要用甚麼方式呈現呢?到底眼光應從外到內的窺探,或是從內到外的審視?要如何把「城市人」與「島民」連繫起來呢? 《南丫說:》公眾藝術計劃透過藝術家的作品說著南丫島的故事。這是一場實驗,試著從研究、藝術及公眾參與活動來把外來人與居民連繫起來。可惜的是疫情來襲,多年心血就只可遙距地作交流,展期減了三分之一,大大減少了計劃原本的可能性。計劃研究團隊成員之一梁寶山博士,既是居民,亦為學者,這計劃可說是她的心血結晶。 從模達灣作開端 細說島嶼日常 在疫情下,我們與島嶼的距離,就是平凡「打工仔」與假日族人的分別。香港的眾多島嶼中,南丫島應是香港人最常到訪的島嶼之一。但我們對他的了解,總是流於榕樹灣大街上的酒吧,或是爬到山頂近觀現代化風力發電及遠觀發電廠的三支煙通。大部分遊人最遠也只限於在洪聖爺灣暢泳。然後?就好像沒然後了。彷彿整個南丫島就只有榕樹灣。 南丫島是長洲的5.6倍,比青衣還大,是香港第三大島嶼。從榕樹灣跟著路牌走到索罟灣,需要大約一個小時。路段已鋪設石屎,但路途多上落,難怪一過了洪聖爺灣,人群便開始稀疏。不想走路的,也大可在中環或香港仔坐船直達索罟灣。中環往索罟灣的船,約每1.5小時一班,而香港仔出發的街渡,在到達索罟灣前,會先到一處名為「模達灣」的地方,也正是這故事的開端。 「模達灣」,原名「茅笪」,在上世紀50年代已為「打卡」熱點,每逢周末,常有二、三百人的團遊走於模達灣及鄰近的鹿洲與索罟灣。 70年代,黃竹坑發展為工業區後,模達灣也發展起渡假屋來,讓一眾工友在假日享樂。同一時期,行船或到市區打工的村民大有人在,留下空置單位,漸漸吸引「鬼佬」(西方人)進駐。90年代開始,模達灣與榕樹下成為真正華洋雜處的社區。 這些資料都在《模達今昔》一書所得,主理人正是模達居民梁寶山。她是香港藝術家,亦為藝評人,曾在多間學院任教,藝術與研究是她一生的工作。她於20年前搬到模達灣,愛上了這地方的人、事、物後,身為學者,很自然便展開紀錄來。 「研究」二字聽起來嚴肅,其實也可歸納為與街坊說說笑笑,記錄他們的日常、在大時大節拍下照或是東翻西找尋覓歷史文獻。這可說是興趣,也可是使命。因為梁寶山知道,不記錄的話,這些歷史便隨著老人一個個登仙而失傳。 她本來也沒想過要把研究公開,幸在2019年得到「衞奕信勳爵文物信託」的資助,才能讓研究得以面世。當中也不簡單,如何把眾多零碎的片段結集成書,又怎樣令大眾也有興趣閱讀也要一一細想。好在研究不只她一人,還有居民學者郭偉全、Martin Bode及梁曉彤的幫忙,但基金的運作緊絀,身雖有機構「藝術到家」作行政支援,但初次與信託基金合作,又需要支援村民團隊,她形容自己也是「邊學邊做」。 梁小姐多次用上「Labour of love(譯:愛的勞動」來形容《模達今昔》。我們現在看到的171頁書也只是她多年來儲下的研究的一小撮成果。她說,其實她每年的二十四節氣,也記錄了環境的聲音,但已沒時間整理了。 製書期間,她一直也與康文署連繫著。康文署主辦了在荃灣川龍村的《邂逅!山川人》後,一直想繼續探索郊區藝術計劃的可能性。模達灣的研究也正合心意,所以在2021年起,《南丫說:》計劃便開始了。

穿梭街道後巷 走進拾荒者疫下「日常」

當進入餐廳、街市和醫院也要「掃一掃」智能手機時,英姐(化名)打開手上的2G手機一看,熒幕所顯示的文字和數字也左右顛倒,她笑說自己的手機還能正常撥打和接聽,並沒有打算換智能電話,「邊識用啊?加上咁大部,做嘢邊度方便啫」。

第五波下馬鞍山一場物資配對的社區實驗

區議員鍾禮謙到達登記家庭門前,把一大袋物資掛上鐵閘,便急急轉身離開,此為「無接觸交收」。有街坊站在升降機門前的聽見鐵閘打開的聲音:「救星到啦!」。鍾憶述居民看見物資的反應,均對居民說:「不用客氣」,繼續到其他樓層派發物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