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謎篇 — 深水埗成空置「重災區」  舊公屋設計不合時宜

據本刊公屋空置率的調查,全港十大空置屋邨,九龍佔9席;當中深水埗更成為空置重災區。數據顯示,靠山坡的澤安邨、鄰近港鐵的南山邨與麗閣邨為首3位,3個屋邨合起來近600個空置單位。

調查結果亦顯示與「新界屋邨偏遠無人揀」根深柢固的想法有所出入。深水埗前區議員分析指,本刊調查所得的「空置公屋」大多是70至80年代落成的屋邨,以前設計的長者單位已追不上時代變遷,加上房署臨時改建亦缺乏社區諮詢,以致有交通便利的屋苑亦不受家庭戶歡迎,造成成九龍公屋無人揀的奇景。

舊式公屋細單位4人家庭歡迎

深水埗前區議員(麗閣選區)李炯對《誌》稱,澤安邨、南山邨和麗閣邨屬同一年代建成的公屋,屋邨樓層結構均以居住人數3人之下、人均居住面積7.5平方米左右的「細房」為主,「中房」和「大房」的比例較少,近年不少年輕居民透過公屋住戶身分申請「綠置居」或居屋等資助房屋,換樓後便遷出單位,但騰空後的「細房」又不受4人以上的公屋輪候申請者歡迎,令這類高樓齡的細單位長期閒置。

政府為求增加公屋供應,2023年年底在深水埗麗閣邨多幢大廈進行改裝工程,記者拍攝到工程人員把大廈走廊末端的通風空格位密封,加建住宅單位。(《誌》記者攝)

麗閣邨空置之謎?「一型」長者單位空置率仍高

當局似乎樓齡高的屋邨出現閒置情況,因房屋署在舊公屋某類型的單位正進行改建,以配合目前家庭所需。李炯舉例指,麗安邨其中兩棟住宅的各兩個低層被闢作一型設計「長者單位」,每個標準單位分隔成兩至三個單位,總數約100個,估計房屋署統計全邨空置單位總數約100個,大部分也是這類長者單位。李指這些單位很多空置已十年或以上,但房屋署解釋指要等待每個單位的獨居長者遷出,才能把這些單位翻新為具獨立廚廁設施的標準單位。房屋署在2021年2月回應民協深水埗區議會提問時曾透露,麗安邨當時僅7名長者仍居於邨內的「長者單位」。

所謂「一型單位」,主要是千禧年前利用屋邨大廈低層標準單位改建而成,其院舍式的設計,廚房、浴室與飯廳均是共用。房屋署網站亦承認這類一型單位「長者住屋」空置率高,2000年已停止興建,2001年並全面放寬入住「長者住屋」的年齡限制,2006年實施逐步轉型計劃,把空置率偏高的「長者住屋」改建作其他用途。

李炯說:「這些樓宇樓齡畢竟已40多年,當局在加建單位對於樓層結構和通風影響所作的評估,並不算仔細。房屋署只強調改建符合消化條例,卻沒有進行任何社區諮詢,近期亦惹來居民投訴噪音。」

房屋署2023年回應申訴專員公署調查稱,截至2023年3月底全港目前僅餘598個一型設計「長者住屋」,以及僅383個設計相近但可供非長者單身人士居住的「改建一人單位」,空置率同樣高達61%。為加大公屋供應,房委會近年決定在包括麗閣邨和南山邨等幾條舊屋邨加建單位,把每層原來的通風公共空間密封建屋。

李炯指出,麗閣邨的空置情況多來自一型單位,房屋署改建以改善空置情況。(劉彥汶攝)

澤安邨山坡「死位」 無人揀

記者接觸一位退休公務員袁先生(化名),他的工作經常與房屋署經理交涉,目前在石硤尾附近亦事務在身。袁先生解說,每個屋邨均預留一些單位給有需要人士,例如作為家暴個案的臨時隔離屋或其他緊急用的單位,至於留空的單位數目一般由區域高級經理決定,房屋署不會公開有關數字,但他強調不會令該邨的空置率高達7至8%

袁先生留意到本刊的調查提及到澤安邨置於空置榜首,他指出結果合理,因澤安邨位於山坡上的「死角位」,面向龍翔道但交通不便。

袁先生說:「稍為認識當區情況也不會去的(不會入住),市民選公屋,只要搭小巴都無人去嘅。第二,老人家去澤安邨就好辛苦,中途在澤安上車又無位,如果你是年輕人,樓下又無街市,非常不便。」

  1. 《誌》調查全港公屋空置率 2021年人口普查揭九龍空置率比新界高    
  2. 解謎篇 — 深水埗成空置「重災區」  舊公屋設計不合時宜
  3. 解謎篇 —  政府統計公屋空置率僅0.3% 團體質疑有「水份」
返回

《廿三條》「國家機密」定義含社會、經濟、科技發展 新聞工作者憂墮法網

繼續

解謎篇 —  政府統計公屋空置率僅0.3% 團體質疑有「水份」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