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石牆花倒下之後 支援者憂被捕者家屬救助無門

/

2019年成立、支援反修例運動被捕者的「612 人道支援基金」因負責資金託管人的「真普聯」結束運作而停運。由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於去年年底創立的囚權支援組織「石牆花」亦在9月正式停止運作。瓜瓜隨即也因此失去了一個正式的「支援者」身分。

在囚者的媽媽們 — 加入「煲湯玩樂媽媽團」 同甘共苦走下去

/

一年前機緣巧合下,蘇珊(化名)和一位母親碰面。這位母親的兒子剛被拘捕,警員到家裡搜刮了一輪,狂風掃浪葉,井然有序的家往後就亂作一團。談到傷痛處,母親在蘇珊面前崩潰大哭了。這是蘇珊第一次接觸被捕人的父母,真實的經歷撼動了她的生命,足足兩個星期都無法從痛苦中抽離。

一拐一拐到收押所的背影 「我有事,邊個支援個仔?」

/

七旬的陳父的兒子在一年多前因社會運動時間被捕。這一年多,為父的未曾睡好,也未曾好好吃過一頓飯。年紀大的身體也不好使,左眼爆了微絲血管,好不容易痊癒了,接著右眼也出問題。他路走多了腳也會痛,唯有一拐一拐地慢慢走,但他隔天就要出遠門,乘一個多小時的車,到收押所探望牆內的兒子。

《時代革命》下的隔岸擁抱

香港在國安法通過之後迎來新常態。其中一個常態就是香港電影不能在香港看。《時代革命》入圍頒獎典禮,代表香港人的故事備受肯定和關注,偏偏香港人只能在網絡世界看到短短的預告片,盡力為電影造勢和搖旗吶喊。 機

2019+2020+2021 哀傷射出冷漠的箭

/

香港開埠180年,經歷瘟疫、三年零八個月的香港淪陷、六七暴動、規模大大少少的移民潮,香港人在過去兩年,好像走進歷史軌跡,一次輪迴歷史的苦痛。疫情隔絕了我們肉體上的連結,全球隔絕,集會有罪,情緒苦無出路

【這是審判誰的國安法庭】 721的人和事 — 什麼事再激活了「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

2016年新界東補選,梁天琦用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作為競選口號。 後來敗選,到被取消選舉資格,這句口號幾乎沒有被提起過。 時間掣倒扭至反修例運動的開端,標誌性的6月9日百萬人遊行、6月16日的二百萬人加一的遊行,甚至在7月1日衝擊立法會的行動中都沒有成為群眾呼叫的口號之一。

【這是審判誰的國安法庭】劉智鵬、李詠怡和李立峯-誰才是真正的專家?

/

根據法庭指引,三位專家要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協助法庭解讀「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每次專家證人都由在庭的法官的承認其專業資格才可以繼續作供。控辯雙方就他們的言論、行為和資格都收到控方和辯方的質疑。這些在院校教導無數學生、在學術界累積多年經驗的教授們,在另一個場景受到了質疑,猶如光臨一個新世界,在法理的邏輯和盤問中,尋覓學說的立足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