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不忘「初心」還兒童愉快的童年 而特首不知道Playgroup是什麼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莘莘學子復課無期,中、小學以及大專學界紛紛改為透過網上平台學習,惟幼童的年紀尚小,停課之後他們的學習支援和環境成疑。昔日充滿笑聲、喧嘩聲的課室,驟然熱鬧不再,踏入三月,陸續傳來幼稚園宣布結束營運的哀號。


隨部分感染個案來自群組聚會,政府在三月二十七日的記者會上公布,翌日起實行「限聚令」,禁止四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會,然而工作場所可獲豁免。席間有記者提及,坊間有部分 Playgroup(兒童遊戲小組) 仍有運作,遂問特首林鄭月娥 Playgroup 會否「跌入工作間的豁免」,林鄭月娥反問記者「什麼叫 Playgroup?細路仔(小朋友)玩果啲?」,經記者解釋後,林鄭才指「不鼓勵這些場所繼續營運」。

昔日充滿學童笑聲的Playgroup,如今只剩下老師 Gogo 的身影。(關震海攝)


沒有學生上課,擁有八年從事 Playgroup 老師經驗的朱淑敏(Gogo),即使面臨經濟壓力的隱憂,比起金錢,她最想得到的反而是社會對Playgroup 的一份肯定,「我不想大眾覺得 Playgroup 只是一個玩遊戲的地方」 。
個體戶Playgroup導師,在亂世下開辦自己的Playgroup,上完新年前最後一課,留下小孩新年的喜氣洋洋畫作,Gogo凝視空空如也的 Playgroup ,每天擦乾淨玩具,「唉,好想這裡再有小孩子的笑聲。」


記者:劉愛霞
攝影:關震海

還一個開心童年


現今社會盛行「贏在起跑線」的風氣,學童被逼追趕學習指標,原本在機構擔仼 Playgroup 老師的Gogo,去年十月起自立門戶,成立「初心學園」,分別設有親子班及興趣班,服務十五個月至六歲的小朋友,透過遊戲和生活化的教學,讓小朋友有伸展筋骨、社交接觸及親子共融的機會,主張小朋友應該從愉快中學習。Gogo 稱,擔任Playgroup 老師是她的夢想,「我自己給自己的責任,是希望他們(小朋友)開心地從生活中學習」。


為了讓子女提早適應幼稚園學習節奏,不少父母都會在兩至三歲前安排小朋友上分離班(讓小朋友適應與家長分開的班別)或學前預備班(俗稱N班)。Gogo 說,分離班提供類似托兒所的服務,家長只是放下仔女給老師。Gogo 指她的Playgroup 不設這類型的服務 ,「我不想商業化,我好希望可以保持自己初心,用自己良心教育我的小朋友,就算現時的環境,也不會收『分離班』,希望父母可以看著小朋友成長」。

「初心學園」學生的藝術作品,Gogo 說都是小朋友自己親力親為。(關震海攝)


現時幼稚園的課程設計艱深難明,Gogo 說幼稚園的學習內容不再是「A for Apple」的年代,而是「A for Astronaut」,他們帶回家的勞作功課已經變成是家長之間的競賽。她聽聞過小一面試考核,是遮蓋了地鐵站的名字,要求小朋友說得中該站的名稱。


Playgroup 成為了小朋友知識競賽前的練跑場,Gogo 不同意這種學習模式,要營造一個愉快學習的環境,要小朋友思考,自己畫畫,跟小朋友學習相處。「小朋友會畫到好似畢加索咁,但媽媽會覺得好靚,我都會覺得好靚。無人是完美,老師也可能係不完美,但是我要他們親手做,自己做的東西就是最好」。


求變下的堅持


這種教學初心,深得不少家長青睞,可是夢想很快破滅。Gogo 的Playgroup 位於葵芳,課堂實行小班教學,每班大約四至六人,農曆新年前,收生大約四十人。疫情爆發,政府未公布任何停課安排前,Gogo 早有顧及學生健康的覺悟,年三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完該月最後一課後,就自行決定停課一星期。後來疫情肆虐,開學無期,怎料「一路都延遲,一路都延遲」,Gogo 知道這段時間家長和小朋友留在家中成了「困獸鬥」,造成不少家庭問題。「家長情緒好差,夫婦之間情緒好差,小朋友的親子關係也好差」,起初她感到不知所措,有家長打給她救助,不知如何教導。
停課之後要面對的便是租金及自己的工資,由一月捱到三月,Gogo 坦言已捉襟見肘,因為預繳學費的費用,可退款的款項她都經已退款,「我相信(這段時間)大家都不容易,既然我給不到服務你,那我會退款給家長」。Gogo 說得悉有部分幼稚園亦有透過Zoom 來上課,有家長向她反映,「其實小朋友聽不到老師講什麼,小朋友個個都在大叫」。

 

Gogo 自製教材,讓停課的學生在家中都可以聽到她口述的故事。(關震海攝)


Gogo 指,身邊的朋友也有向她提議,「喂,你做(Zoom)啦,出面坊間都做,不做你如何收錢?你收得一百元得一百元啦!」,Gogo 最後拒絕。她絞盡腦汁思量應變方法,每天花兩個多小時製作YouTube 說故事,幫助家長換取休息時間。Gogo 轉述家長對她說「(小朋友)識唱你入面首歌,他/她懂得講你講的故事」,Gogo臉上滿掛笑容說。


在沒有曙光的道路上堅持


政府公布的第一輪抗疫防疫基金,主要惠及的是零售及飲食等界別,屬於私人機構的幼兒教育可謂不被看見,更遑論是不受《教育條例》及《幼兒服務條例》規管的Playgroup。特首不知什麼是Playgroup,Gogo 聞後無言:「政府不幫,我只有靠自己,但靠自己,我實在不知道會怎樣,說真的,我對政府無什麼期望。」


若果真的得到政府的資助,意味Playgroup是要走進一個制度,但同時,這個制度會帶來掣肘,例如對師資的要求規定、要交報告,她說,「那種規範好似跟幼稚園無分別,這是我不喜歡的」。長遠而言,Gogo 更想得到的是一份肯定,「我都是一位老師,為何你覺得我不是一位老師?一個比幼稚園老師早發現學生的問題,或者早發現他們的需要」。

疫情下面對租金的壓力,Gogo 想堅持到最後一刻。(關震海攝)


回歸現實,疫情剎Gogo 一個措手不及,Playgroup 在二月時幾乎零收入,到三月才有限度地為三、四個學生作「一對一」上課服務,主要由Gogo 丈夫的工作收入來支撐,面對供樓供車的壓力,今個月的租金仍是未知之數。問及結業的「死線」,Gogo 說起來淚水奪眶而出,無奈地說:「如果到最後,真的冇辦法,我不會後悔,我盡了力,可以交代到自己,交代到佢(老公),交代到學生。老師真是盡了力,無辦法再經營下去。但是,如果我可以選擇,我會撐到最後⋯⋯。」


Gogo 在地上抱起一個木製假時鐘,鐘上畫上兒童一筆一筆的畫彩,色彩斑駁。課室內真實的時鐘正為 Gogo 每日在倒數。

疫情無曙光,一天過一天,Gogo的 Playgroup 正在倒數。(關震海攝)
  1. 疫情下蝸居的哀歌—迫遷、無口罩、收入大減
  2. 復課無期:小六生Yuki獨自填滿紀念冊的回憶
  3. 全球疫情蔓延時 外傭少主心相連
  4. 香港要惜土:復耕農放下鋤頭了Dirty Team
  5. 靜聽維港海浪的藥房老闆:內地客如 「恐龍絕跡」
  6. 政府架空議會 沙田素人區議員:香港根本談不上一個『贏』字
  7. 本地菜需求增 農夫周思中:「希望讓香港泥土越種越靚」
  8. 媽媽新主意 縫紉布口罩給女兒擺檔
  9. 本地鮮菜直送大坑井字街 「靜月」逆境中經營社區健康
  10. $2.5一個土炮「黃罩」 正式投產 黃色經濟圈擴至輕工業
  11. Be Water 的禁酒令 斜槓酒吧老闆一片迷茫
  12. 駿洋邨素食餐廳 等不到黎明
  13. 導師不忘「初心」還兒童愉快的童年 而特首不知道Playgroup是什麼
  14. 疫情下限聚 線上的基督徒生活
  15. K歌小巴踏著「灰色軌跡」 司機高歌自勉
  16. 難以呼吸的現場 記者脫「罩」之日何日來
  17. 離島淪陷 坪洲居民勸港人珍惜寧靜小島
  18. 外遊卡滯銷 檔主「逆風」賣本地卡求存
  19. 小學老師變身口罩採購員 危難中平常心面對
  20. 等待中的自我修練 DSE考生:我的未來包括香港
  21. 「別人恐懼時貪婪」街招提字經紀 分析樓市不死傳說
  22. 此君堯不同彼君堯 黃店Youtuber:光復香港之前先光復自己名字
  23. 港人情緒響警號 斜槓社工用靜觀迎接「第二場」疫症
  24. 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舞台劇演員在最壞的時代消毒小巴 
  25. 邊爐家族一度火燒連環船  火鍋黃店老闆外賣自救實錄
  26. 太子雷生春隔籬有間青花亭 建築美食融薈中西做好本土客
  27. 兄弟幫食堂推毛孩料理 抗疫社區自救

劉愛霞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社區訪問,聾人人權專題報道,數據分析報道。

返回

駿洋邨素食餐廳 等不到黎明

繼續

疫情下限聚 線上的基督徒生活

最新

禁片年代 (短片篇)— 香港電影的自由意志

序言—  2022年7月11日,35名電影人聯署《香港自由電影宣言》,表示堅持「忠實拍電影」,對抗電檢處在國安法護航下一再禁止電影上映。今次香港電影人的聯署不再如上世紀90年代反對黑社會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