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者直出大堂 機組人員須在機場等核酸檢測  「0+3」政府在機場實行「兩制」工會:希望政策與人權作出平衡

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副主席蕭詠恩指出目前放寬了入境措施,但對於機組人員依然嚴謹。(劉彥汶攝)

自疫情爆發兩年半以來,港府一直採取嚴厲的入境隔離檢疫政策,去年年底訪港者入境後須在酒店隔離21天方可重回社區,令每日出入境人次一度跌穿1000人。隨着新加坡、日本、泰國等亞洲國家已取消入境隔離措施,對香港構成極大的競爭壓力。上周四(9月22日),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顯示香港的地位已被新加坡取代後,港府終在翌日宣佈於周一(9月26日)放寬入境限制,入境香港完成核酸檢測後毋須等待結果(Test and go),亦不需入住隔離酒店,只需接受3天的醫學監察,便可自由在社區活動。

目前入境者只需要下機後在香港機場做PCR檢測,不需要在機場等結果;可是機組人員除內地航班外,完成職務回到香港後,還是必須接受核酸檢測後等待結果方可離開(Test and hold);航班到達海外後,機組人員亦須遵守「閉環式」檢疫安排,無法外出。

縱使政府跨了一大步實行「0+3」,仍堅持「一機兩制」的安排,機組人員在海外維持「閉環式」檢疫的情況下,抵港後仍須等核酸結果,而等待時間並不計入工時內。有工會代表慨嘆,疫情兩年多以來,有傳媒不斷將機組人員污名化,放寬防疫政策之後,仍沒有顧及機組人員的需要,工會希望政府及公司對他們作出人道的對待。

過去兩年半的疫情,港府實行嚴謹的防疫措施,去年11月出入境每日人數一度跌至約莫700人。

疫情受不公平待遇 後疫情時代也如是?

「以往(疫情較嚴重)時,大家都會明白體諒,但現時機組人員會覺得,香港市民都能夠去旅行,可以接觸外界空氣、與人接觸的時候,都希望可以盡快修改機組人員檢疫措施。」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副主席蕭詠恩接受《誌》訪問時,說出了機組人員的心聲。

從疫情爆發以來,航空運輸成為了傳播病毒至世界各地的其中一個主要媒介,而航空業的前線人員如機師、空中服務員等,則首當其衝成為了眾矢之的。接二連三傳出機組人員帶病毒回港的新聞,外加有數名機組人員在港隔離期間未有遵照規定外出,引起公眾對於機組人員不滿,「真的有空姐曾經反映過,穿着制服上班會被吐口水及指罵。」蕭詠恩分享空中服務員曾受過的不禮貌待遇。

因此,實行「清零政策」的港府對於機組人員制定了一系列的檢疫措施,為求減低機組人員將病毒帶入社區的可能性,兩年半以來經常調整。蕭詠恩回想去年12月底,她曾經在來往美國執勤時,突然被通知回港後不能回家,需要進行隔離。她又指,曾經有同事計劃在完成執勤回家後照顧家人,例如家中的小孩或病患,但又突然被通知須隔離7天,令原先計劃好的事無法進行。

面對突如其來的措施改變,蕭詠恩表示機組人員在兩年半的抗疫時期也是盡量配合,亦明白航空公司及政府的用意,「但都希望公司及政府能夠體諒我們是一個人。」

香港第五波疫情過後,世界各地均放寬防疫政策,「與病毒共存」,令人們的生活回復正軌。即使是執着於疫情防控的港府,也在防疫專家及商界不停發聲之下,實施「0+3」的入境措施:旅客到港後無須隔離,只需接受為期3天的醫學監察,並受「黃碼」限制進出飲食及娛樂場所等;入境後完成核酸檢測便可離開,無須等待檢測結果。

不過,政府並未有因疫情緩和而「體諒」機組人員,仍然要求機組人員抵港後須等待核酸結果,到了海外還是維持「閉環式」的檢疫安排。這種差別待遇令機組人員甚為不解,由於外站的「閉環式」安排原意是為了減少機組人員與外界的接觸,以防病毒傳染,但現時旅客到達海外後已可隨意接觸不同人,病毒傳染風險理應與機組人員均等。

「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候,大家當然盡量明白,但(現時)我們接觸的客人增加,客人在外站亦會周圍去,所以大家就會覺得,我們在外站不外出還有沒有意義?」蕭詠恩質疑道。

「test and hold」阻休息時間 望早日可取回應有權利

除了質疑防疫措施成效外,措施所造成的工時增加同樣是機組人員關注的重點。根據民航署《防止空勤人員出現疲態》文件規定的「認可限制飛行時數計劃」,機組人員由候命職務至飛行職務時段完結的執勤時間不得超過23小時。蕭詠恩補充,國泰會在更表中寫明飛行職務完結的時間,是關閉飛機引擎半小時後。

蕭詠恩指出,在疫情下朝令夕改的防疫措施還可以接受,但當放寬至「0+3」,機組人員為何依然要在機場等PCR結果?

現時政府要求機組人員到港後需要等候核酸結果方可離開,蕭詠恩表示這段等候時間可長達2至3小時,但根據飛行職務完結的定義,這段等待時間並不計算在工作時間內,「同事對於這件事是有想法的,因為我們真的因為這份工作而留在機場,還無法回家,無法休息。」

蕭詠恩向記者展示一名空服員的工作時間表,該名空服員於10月1日需要在一班即日來回印度新德里的航班上執勤,他需要在當天清晨4時起床準備,於早上6 時50分開始他的工作,直至晚上10時方才完結其職務。如果不計算準備時間,他的執勤時間已有約15小時,而執勤中途只有3小時的休息時間。

可是,在防疫政策限制下,空服員在完成15小時的工作後,必須在機場等候核酸結果,為時大約3小時,亦即是空服員在10月2日凌晨1時才可由機場離開,到達家中已是凌晨3時。如果由空服員在10月1日起床準備的時間開始計算,直至執勤完畢後回家,總計時數便是23小時。雖然在執勤時間上,這份更表沒有違法,但「test and hold」的措施確實令機組人員因工作而失去了長達3小時的休息時間。

實行了「0+3」之後四天,出入境人數沒有顯著增加,維持每天約5000人。

不過,「test and hold」的措施在一種情況下是可豁免的,就是在內地航班完成執勤後,機組人員便可「just go」,完全不須進行核酸檢測,可直接離開。蕭詠恩形容這個安排是「很有趣」,但對於機組人員而言,內地航班能夠讓他們省下「hold」的時間,所以他們會較願意配合。至於其他航班的檢測安排,蕭詠恩表示工會正與國泰磋商,希望針對這些防疫措施,為機組人員爭取更多的補貼或休息時間,但國泰暫時則未有相關回應。

「人權與防疫某程度上是處於對立面,明白(政府)希望做到平衡,但到底我們要配合到幾時?」蕭詠恩一再強調,機組人員對於政府的安排甚為體諒,亦明白剛剛推出「0+3」後,政府需要時間去調整相關人員的防疫措施,但隨着調整的時間越長,機組人員會感覺「看不見盡頭」,「每個人都會有情緒,會被措施影響到,希望盡快可以取得平衡,在能夠配合的情況下,我們都能夠享有我們的權利或人權。」

劉彥汶

HK FEATURE 誌 — 獨立記者
PAYME支持獨立記者
專責勞工、社福專題報道

返回

插畫師慧惠X城市速寫師彭啤雙劍合璧 「泗祥號」閘畫重繪油麻地消失的海岸線

繼續

原黃飛鴻徒孫陳漢宗半世紀授洪拳根據地 彌敦道729唐樓空出一個「武林」 意大利徒弟著書記錄唐樓情

最新

禁片年代 (短片篇)— 香港電影的自由意志

序言—  2022年7月11日,35名電影人聯署《香港自由電影宣言》,表示堅持「忠實拍電影」,對抗電檢處在國安法護航下一再禁止電影上映。今次香港電影人的聯署不再如上世紀90年代反對黑社會入侵